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 防不胜防

迟到了19分钟的七夕礼物。

想起个冷笑话,说无论现实什么节,同人作者都过劳动节。


关键词:时空操作


世界上难免有些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事。

 

周泽楷站在储藏间里,用手指尖挑开一本旧书。

说是书还有些抬举,那是本荣耀还未正式发行前的先行宣传册,早在周泽楷连“荣耀”两个字还认不全的年纪,就对里面花花绿绿的职业角色一见钟情。后来他成了无懈可击的轮回枪王,这本简陋的胶装书过了这么多年,依然能在他的保管下吊着一口气维持住书页粘在一起的样子,已经是个奇迹。

更匪夷所思的是后来荣耀火得发紫,紫得发黑,这本“创刊号”却没能获得再版的机会,悄无声息地像所有过气小广告一样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曾经周泽楷收拾旧书时,一度担心会不会哪天就从书里跳出个什么玩意对他一鞠躬,问,“你是我的master吗?”

他掸了掸封面上的薄灰,将这份孤本托在手上,转过身,发现自己刚刚放在一边的队服外套没了。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轮回的储藏间不大,站在这里一眼可以望见门口。

然后,大门咯吱一声被从从外面推开,一个脑袋探了进来。

他看见了孙翔。虽然对方没穿队服,只套了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印着一个夸张的骷髅头,一条又细又长的银链子绕过脖颈,尾端坠着一个镂空的浅金色倒三角。

“周泽楷!”孙翔一只手撑住门框,手指不老实地像敲键盘一样将门面敲得哒哒响,“我等你好久了。”

周泽楷将视线从对方略显骚包的黑色半指皮手套上挪开,抿抿嘴不发表任何评价,等看到孙翔黑色中隐约泛黄地几根头发梢儿,终于憋不住伸手敲了敲自己的前额示意,“头发……”

孙翔一脸茫然,虚虚伸手捯饬了两把,“我头发怎么了?”

周泽楷歪歪头,确定不是自己的错觉。

但是明明昨天孙翔刚趁着周末把自己的一头毛染成了深棕色,怎么今天就掉色了呢?

储藏间内没放镜子,周泽楷只好遗憾地暂时揭过了这个话题,心里打定主意下次要找江波涛推荐几个靠谱的理发馆,劣质染发剂伤了发根就不好了。

“东西找到了吗?”

“嗯。”

孙翔看到周泽楷手里抱着的书,惊奇地吹了个口哨,“经理真给面子,这么长时间还给你留着柜子。”

长?周泽楷精准的提取到了关键信息,但他没琢磨明白,他和孙翔跟着国家队去备战世邀赛,前后加一起两个月出头,怎么就长到要让轮回清理他个人的储物柜?

而且,孙翔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找到啦就走吧。”孙翔张腿一迈,头也不回地窜出储藏室,走了两步发现周泽楷还磨磨蹭蹭地刚走到门口,便折返回去喊了一嗓子,“周泽楷你锁门,我先去接儿子。”

想到门卫手里等爹等得望眼欲穿的“儿子”,孙翔走路都是往前窜的,然而他第二步还没起跳,手臂就被人从后面死死钳住了。

“谁的儿子?”周泽楷的眼神像一枪穿云上身。

孙翔被拽地脚下一个踉跄,回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盯着他,眼里冒火“不是吧你周泽楷,一个礼拜了你还拿这个说事。”

周泽楷看着孙翔,不松手,不说话。

破天荒的是,这次孙翔居然先服软了。

“你出差这礼拜没遛儿子是我不对,但是……”孙翔刚开始声音越来越小,后来感觉到周泽楷逐渐收了力气,又想起明明他被周泽楷回来抓了现行后已经承认错误并,付出了牺牲一个月懒觉早起遛狗的惨痛代价,瞬间又理直气壮起来,“我都溜了一个月了你怎么还拿这个说事呢?”

“今天几号?”

孙翔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报出一个日期。

周泽楷松开了手,眼神有点飘忽。

“七年……”

“什么?”孙翔忙着把手机塞回裤兜,走神没听清。

周泽楷垂下头,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穿的也不是轮回黑白两色的队服,而是一件米色的外套,很居家很休闲。

就是不记得什么时候置办的。

“你刚刚说什么?”孙翔终于装好了手机,揉着自己的胳膊低头看他。

“经理……”周泽楷抬头,目光落在不知已经翻新过几遍的轮回大楼内,没有焦点,“的确……很给面子。”

 

幸好无论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夏休期的时令制一如既往。两个人一路走到大楼门口也没碰到几个人,跨出主楼的玻璃门时周泽楷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心里憋着太多的问题。为什么他会穿越到七年后?为什么七年后是孙翔在外面等他?为什么是孙翔?为什么是他?

“孙翔。”他拽住身边人。

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咚咚咚的脚步声伴着粗重的喘气声越来越近,刚转了半个身子的孙翔嗖地拧过头将视线对准门口,笑容露出牙齿,毫无掩饰。

一只哈士奇出现在台阶上,大狗看到了他们,兴奋地叫了两声。一跃跳过三层台阶,越跑越快,落地时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上敦敦摔了俩屁股蹲,打着旋儿撞到了周泽楷小腿上。

周泽楷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尴尬,“狗儿子”敏锐地嗅出了周泽楷的抵触情绪,却想不明白这个承担了大部分带自己“放风”任务的爹,为什么突然就不喜欢自己了。

“周泽楷你今天没事吧?”孙翔本来蹲在地上揉儿子毛茸茸的脑袋,被二哈讨好地舔了一下巴口水。

他站起身,借着身高的优势将额头直接贴在周泽楷脑门上。

末了,咂咂嘴“没烧啊。”

 

周泽楷站在原地,感觉到一阵眩晕。

 

“你真的没事吧?”孙翔有点不放心,周泽楷刚被联盟叫到B市开了个报告会,美其名曰作为前辈与今年的国家队队员交流经验。但是现在想想,周泽楷是谁!全联盟最不想让他做报告的两个人之一啊!找他做汇报,逗韩文清笑呢?

后知后觉想通了的孙翔突然变得苦大仇深起来,内心疯狂为周泽楷打抱不平的同时,时隔多年再次想跳起来跟以领队为首的荣耀头号老油条打一架。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手缓缓搭到了孙翔肩上,他有点迟钝地抬头,看着周泽楷另一只手附上他的脸颊,两根手指带着灼人的热度,一点点,抹去了刚刚“儿子”对爹表达相思之苦的口水。

“还有点胡茬儿。”周泽楷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手指沿着对方在时间冲刷下不再青涩地轮廓向下,流连过微微泛起些青色的下巴。

周泽楷的眼神专注地可怕,像是第一次见,又像是已经这么看了很多年。

孙翔突然从心底迸发出一种被击沉的感觉,有一瞬间他有错觉自己又回到了许多年以前。

“早上急!还不是你催的!”孙翔躲闪着偏过头,把狗链甩锅一样塞进周泽楷手里,“走走走快回家。”随后,风一样地跑了。

家。

周泽楷在心中给自己抓关键字的技能点了个赞,他摊开自己的手,一个银白色的指环扣在指节最深处。

看来,刚刚两人双手相叠时,“叮”地一声不是他的幻觉。

哈士奇围着周泽楷转了两圈,终于按捺不住,用头开始拱周泽楷的小腿,察觉到爹的视线落下来,就眼巴巴望着另一个爹离去的方向,尾巴甩得像螺旋桨。

“走。”周泽楷笑了起来,抬起手将狗链在手上多绕了几圈。

趁着这个机会,一个轻柔的吻落在那个银色的小玩意上。

“回家。”

 

有一个答案落地生根。


TBC


紧抓慢赶还是没写完,一口血。

还差个两人回家过节AVI,争取明天补上。

Ps 周队的常服是我随笔脑的,孙翔的是翻拍便装签名板。

说到这个,我写时像个智障一样去度娘翔宝官方便装图的大图,未果。然后微博搜索时,看到有同好晒签名板。

一拍脑门,mdzz啊我自己也买了一打签名板啊,拿出来想看什么细节看什么啊


评论(5)
热度(126)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