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 意外之喜 (完结)

分级:R18

(外链再次施工完毕,请大家有序打卡上车

警告:涉及猫耳(兽化)、小道具以及一点点角色扮演等多种play

 

荣耀世界AU,为了配合一群可爱的鹅鹅们点的梗而添加了一点点种族设定。

总结:不要在意细节,偶尔改善饮食结构。

7000+一发完结

Merry Christmas!


轮回公会的队长打算在平安夜给他的男朋友一点惊喜;

巧合的是,他的男朋友也是这么想的。

孙翔进门的时候特意摁灭了公会前厅的灯,他用一块黑布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两只眼睛,在走廊里蹑手蹑脚,疑神疑鬼,像一个业务手法拙劣的贼。

“翔翔,别挣扎了。”吴启跟在他后面,在黑暗中踢到不知道谁扔的磨刀石,险些磕碎小脚趾后,他摁住打算继续在自家地盘玩潜伏的孙翔,觉得有必要为了身家性命说点什么。

“我知道,一会儿,再等一会儿。”孙翔神经兮兮地拍掉吴启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背绷得像一张弓,老实讲他现在有点紧张过度——但这不能怪他,在今天下午之前他还可以心无旁骛地揽着一头麋鹿喊茄子!

孙翔攥紧了披在身上的黑斗篷,紧绷的布料摩擦着那对新生的、毛茸茸的耳朵,脑后划过电流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该死的猫魅族!讨厌的法师!”

“我很同情你。”吴启干巴巴地配合他,“但是我得提醒你,虽然咱们轮回没有猫魅族,但是出了公会,往队长的——也包括你的拥护者们里面随便扔一块石头,可能会碾到七八根尾巴。而且我记得副队三天前才警告过,他不想看见轮回和咱们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因为蝉联联盟公会评比以外的原因一起出现联盟公告板上。”

还在试图尝试匍匐前进的孙翔终于停止折腾自己,他在黑暗里站了一会儿,随后像一个陀螺一样在吴启心惊胆颤的目光中开始高速绕圈而没有踢到任何东西。

七、八、九……

吴启默数到十二时,这个185的大型陀螺终于泄了气,噗通一声原地坐下。吴启眨眨眼,知道这代表孙翔动摇了,他清了清喉咙走过去,把憋了一路的笑意强行压回到肺里,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新手村看门大爷一样亲切又善良“起来吧兄弟!我们先去找方哥给你看看。”

孙翔看起来终于妥协了,晃晃悠悠往吴启的方向蹭了两步。

吴启趁热打铁,“轮回什么世面没见过,大家……”

“可我已经听见你在笑了!”变形没有影响到他身为兽类天赐的敏锐听觉,孙翔在黑布下嚯嚯磨着牙。

“没人会笑,我保证!”吴启满不在乎地睁着眼开出一张空头支票,脑子里已经开始构思今天拍到的几张孙翔珍藏版”相片该怎样从队长手里换来双倍年休假“斗篷扔这里就行了,明天收拾也来得及,我们……”

事实证明,撒谎会遭天谴。

吴启在踩到易拉罐大头朝下倒下去时,心里想这次的报应莫非因为他想讹队长,而来得如此神速。

黑暗中,他与孙翔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吴启的头磕在孙翔弯曲的膝盖骨上,他哀嚎着,在地上打起滚儿,混乱中碾过一根炸着毛的尾巴,耳边一派混乱里响起一声拔高的尖叫。

这个时候,灯亮了。

 

有比回自己公会还要掐了灯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更倒霉的事吗?

吴启的答案是,有。

在灯亮的时候发现整个公会的人都坐在前厅里,自己正跟队长的男朋友在所有人眼前的羊毛地毯上不清不楚地滚在一起。

队长的男朋友还披着一件十分可疑的袍子,瑟瑟发抖着把自己裹成一个球。

“荣耀女神在上……”吴启痛苦的闭上眼,考虑到孙翔本体是条龙,他现在宁可队友怀疑他虐畜。

吴启努力做了个深呼吸,尝试着找回自己的舌头,“嗨!今晚是有什么活动吗?你们都在……”

他的话只说到一半,舌头又打了结。

“我们的确是有个活动。”戴着红色圣诞帽的江波涛站在被圣诞套装全副武装的周泽楷旁边,手里还拿着个星星,通常讲,还是会放在圣诞树顶端的那种,“大家布置了一天,队长想给你们个惊喜。”

江波涛晃了晃手里的小道具,踮起脚将它放到了旁边的圣诞树上——吴启现在知道刚刚到底是什么险些磕碎他的脚趾骨了。再远一点,墙边的吕泊远飞快打开了装饰灯的电源。

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穿着全套的圣诞长袍,红色的斗篷搭在肩上,老老实实地被一颗星星扣在领口下方一点,雪白袖套规规矩矩的覆盖到手肘,他的圣诞帽戴地稍微歪了一点,顶端绒球跟着前倾的动作有节奏地一摇一摆,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曲起的膝盖上摆着一个礼盒。

这是犯规,吴启想。他们的队长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类,但是无论什么扮相都比精灵还漂亮。他抬腿踹了踹自从灯打开后就在原地装死的孙翔,不出所料,孙翔把自己裹得愈发像个兔子。

周泽楷盯着试图在地毯上筑巢的龙族男友,眨眨眼,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将手中把玩良久的礼盒推到孙翔身前,曲起食指在斗篷上轻轻敲了敲,十足的耐心和好脾气,像是在扣开一扇姗姗打开的门,“surprise.”

孙翔没有回应,吴启这时候却突然像踩了电门,为了他即将打水漂的年休假,他福至心灵,冒着事后可能被龙炎烧掉头发的危险,一把掀开孙翔今晚视如身家性命的斗篷。

孙翔几乎是和被拽掉的斗篷一起原地蹦了起来,周泽楷眼前一花,被糊了一嘴猫毛。

江波涛不动声色地把手里掰断的灯管扔进垃圾桶。

整个前厅鸦雀无声,吴启简单衡量一下,躲到能把他完全挡住的吕泊远身后。

“怎么样队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

吴启盘腿坐在地毯上,缩了缩脖子“我们是好心,但是没想到那个小姑娘冲着我们就是一下……结果就中招了。”

孙翔躲在距离人群最远的一角,手指不安分地抠着地毯,平时覆盖着漆黑龙鳞的耳朵和尾巴被一对有同样作用,但毛茸茸软绵绵的新生器官取代,在药物作用下成型的猫耳猫尾颤颤巍巍地在空气里打着哆嗦。

“猫魅族天生极度排外,并且十分胆小。”方明华戳着额头,回忆着书本上的内容与江波涛交换了个眼神,“我的确听说过,他们有时会制作一些效果古怪的炼金药用来防身,你和小孙遇到的应该就是这种,会在一定时间里把中了药的人变得和胆小敏感的猫魅族一样,以此为自身争取逃跑的时间。”

周泽楷点点头,他刚刚出于好奇摸了孙翔尾巴,险些被暴起的男友抓伤手指。

“所以这个效果什么时候能过去?”孙翔坐在地毯上不停小幅度扭动着屁股,苦不堪言。龙族天生的骄傲好斗篆刻在他的骨血里,磨不平,毁不掉,但这具被药物影响的身体,这对该死的的耳朵和尾巴却像奶猫一样敏感,即使是最柔软的羊毛,现在也能刺激地他尾巴根发痒,腰椎发酸。

“最快今晚,最晚明天。”方明华给他下了诊断书。

“靠。”孙翔几乎是在牙缝里挤出了一声哀嚎,“就没有什么能立刻……我要怎么睡觉?”

气氛一瞬间变得有点尴尬,至少三个人不约而同开始咳嗽。

“猫毛弄得我过敏!”孙翔恼火地给自己的借口打补丁,可惜淹没在越来越大的咳嗽声里。

“交给你了队长。”江波涛看向周泽楷,“庆祝节日的方案,明天午饭时我给你”。

周泽楷心领神会,坦坦荡荡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长腿一迈跨到地毯边缘,单膝跪地给了还在与羊毛做奋斗的孙翔一个苹果味的吻,“欢迎回家。”

吴启捂着眼睛和身边的队友一起飞快撤退,哀嚎着,同时不忘给他们关了顶灯。

“你们其实都是狗吧,汪汪叫的那种。”

少说多干是周泽楷的美德,赞美枪王。

屡教不改是龙族的传统,走好孙翔。


END


12.26再次重新上传,听取了建议使用了石墨。

_(:з」∠)_再翻了的话我再想想办法

评论(18)
热度(179)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