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七月十五(架空向 都市灵异梗)


架空向,都市灵异梗,联盟全员特事处工作人员设定

=w=对设定好奇的欢迎翻阅下我放在lofter里那篇潦草的提纲


阿飘版周泽楷*孙翔


七月十五


(1)


一只手抚上头顶的触感传来,凉气瞬间从百会直达脊髓,寒意彻骨。

趴在写字台上浅眠的孙翔不安的拧紧了眉头,枕在头下的手慢慢用上了力,五指微曲,缓缓划过桌面,冷汗渗出皮肤,在锃亮的桌面上留下淡淡的水渍。

也许是察觉到了孙翔的不安,亦或是发现了对方乏于梦中无力反抗的窘境,那只无形的手如同得到了纵容,从头顶一路顺延向下,变本加厉划过孙翔硬刺刺的头发,在脖颈处流连不去。

越来越明显的寒气从裸露的脖颈处开始向全身蔓延,孙翔的身体制不住的开始产生微小的抽搐,眉头紧皱成川字,牙齿紧紧地咬合在一起,力气大到咯吱作响。

“王八蛋又来了有完没完!”孙翔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咬牙切齿,他被一个“脏东西”——俗称“阿飘”缠上已经快一周,这混账平日里从不轻易出现,但是每每他闭上眼开始休息时便如约而至。亦或是当他孤身一人走入偏僻小巷时,在阴暗的街角嗖的飘过一抹剪影,无孔不入,令人防不胜防。

他的意识已然清醒,奈何死活睁不开眼,

那个脏东西的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冰凉的手停在孙翔的脖颈处,随即,喷吐着冷气的鼻息渐渐逼近,一股股凉气滚过脖颈敏感的皮肤,激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

孙翔几乎能想象出那个东西的头此时紧紧贴在自己后脖颈上的模样——前提是那玩意的确有头的话,不是亲密之人间那种暧昧的摩挲,而是像大型肉食动物,例如狼,森白的利齿在颈后划过,只待猎物回头,便狠狠一口咬住对方的喉管。

孙翔的身体激烈的颤抖起来,手指扣紧桌面,力气大到手背上绷起条条隐约可见的青色血管。

他身后的“那个东西”似乎也察觉出了孙翔的抗拒,脖颈上断断续续的冷气骤然抽离,这让孙翔终于缓上一口气。

但是马上,脖颈上冰冷的手指瞬间收紧,死死扼住气管,孙翔猛地睁大了双眼,嘴巴大张却吸收不到丁点空气,秒针嗒嗒走过没几下,肺里已是一片火烧火燎的疼。

“滚!”孙翔终于从梦魔里挣脱出来,哐当一拳砸在桌子上,人暴起,椅子被撞得后仰,桌上的笔筒艰难的晃悠了几下仍没找稳平衡,啪叽一声摔到地上,碎了个彻底。

“操……”孙翔抬起被自己砸的有些红肿的手,抹了一把额头,一摸一手汗。

“小孙这是……做恶梦了?”察言观色技能向来MAX的特事科轮回分部一把手江波涛把正在填的的报告表抖了抖放在桌上,看着眼前被调入轮回分部不久,在外界传闻中形象一直毁誉参半,被点评为心高气傲,极其难搞的年轻斗神,机智的先回避了孙翔工作时间见周公这个敏感话题。

“没有!”纵使吓出了一身虚汗,眼神都没对上焦,孙翔也不忘梗着脖子死鸭子嘴硬,使劲揉揉眼,脸上挂着被自己袖口压出来的印子,有些茫然环顾了一圈——

江波涛手里还拿着笔,方明华盯着地上那个摔得四分五裂的笔筒眼神有点心疼,吕泊远夹着个电话但是视线却直勾勾的看向自己,杜明正在伸手去抢吴启手里的薯片,不过他的动作像被人生生按了STOP僵在了半空,扭着脖子用一个很扭曲的姿势向这边看过来,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但是你嚎的连楼下收发室的大爷都跑出来以为地震了。”杜明的脖子扭得发疼,但扔不忘释放嘲讽技能,稳稳拉住了孙翔的仇恨。

“滚滚滚滚蛋!”孙翔气的瞬间就清醒了,他一向好强要面子的,被一个阿飘在睡梦里又摸又掐这,还束手无策这件事,要是说出去,他就干脆不要在轮回混了。

“我是冻得!怎么这么冷……靠!”孙翔努力给自己找了个看上来还说得过去的理由,但是老天就像故意要配合他一样,一阵冷风阴嗖嗖的同时从背后灌入他的脖颈。刚才的噩梦让他还心有余悸,孙翔只觉得自己刚消下去的那层疙瘩瞬间又起来了。

孙翔猛地回头。

“呼——”正在上下摆动着风叶制造冷气的空调,又带着凉气喷了他一脸。

孙翔:“……”

 

好不容易挨到夕阳西斜,轮回办公室内明显有几个开始坐不住了。由于特事科工作的特殊性,他们的工作时间往往并不固定,闲暇时怎么摸鱼都可以,但是一旦有情况,经常就是几周甚至几个月的连轴转。

但是规矩,多少还是要守的,毕竟也是个国家公务机关,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不能做的太过分。

于是大半屋子的人,都开始眼巴巴的望着还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的江波涛大大。

这一等,就又是将近一个小时的光景,夕阳已进入了地平线,淡淡的夜色漫了上来。

“今天就到这儿吧。”江波涛甩了甩手,放下笔,终于下了赦令。

“碰——!”几乎同时,只听办公室的大门碰的一声巨响,孙翔一手拎着自己的外套,像一团小飓风一样呜呜的狂飘了出去。

杜明看看门又看向江波涛:“他今儿吃炸药啦?”

“……”江波涛耸耸肩,表示实力有限,孙翔曲折还爱跳点的脑回路有时候他也跟不上。

 

孙翔现在很烦,非常烦。

因为他发现自己被一个脏东西缠上了,阿飘这种旁人眼里神神叨叨的东西,在孙翔眼里本来是不具有任何威慑力的。自从儿时在老家,见了一次头七夜里返家的隔壁大爷,他的三观就被轰轰烈烈的重塑了一次,后来加入了特事科,跟着上边天南海北的跑,处理灵异事件,更是直接成了日常。

但是这次不一样,别说将这个鬼捉出来就地正法,孙翔这次至今都看不见这个小鬼究竟在哪儿,但每次对方出现,却都能把他折腾的险死还生。

孙翔不精于道术和阵法,但是自有一身高到离谱的战力,每次出任务必须武力镇压时,他就是特事处最好的攻坚手之一。自特事处的传说,一代斗神叶秋离奇失踪下落不明后,孙翔更是直接接了斗神遗留下来的武器——战矛却邪。

大多数人都对斗神的遗物讳莫如深,隐喻不祥,但是孙翔不在乎,却邪是利器,是一大助力,有了它,战场上就能赢,这就够了。

其余的,都无足轻重。

只是这一次显然他碰了钉子,恼人的恶鬼他看不见,捉不到,空有实力却没有发泄口,一拳打在棉花上,轻飘飘的无处施力。

而那个鬼,此时则在他身后阴惨惨的笑。

想到这里,孙翔就更烦了。

 

等孙翔从一堆难言的糟心事里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已经进了上楼回家的电梯,即使江波涛今天延长了些许下班时间,但是这个点对于朝九晚五的大众上班族来讲还是早了些,电梯里只有孙翔一人,空荡荡的,密闭的空间配着吊顶上惨白惨白的灯光,照得孙翔的心愈发毛躁起来。

“叮——”电梯突然猛地停了,孙翔抬头,他家在九层,没道理停的这么快。

一个干干巴巴的“4”出现在显示屏上,白色的数字,好像无声的嘲笑。

“操!”孙翔额头的血管突突直跳,电梯门缓缓打开,孙翔猛地攥紧拳头,他决定一会儿不管什么出现在他眼前,统统先打一顿再说。

厚重的梯门毫无阻碍的滑开,孙翔眼神暗了暗,提拳就向前猛地跨了一步。

然而,预想中群魔乱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外面只有一个双手大包小包拎满了礼品的年轻女人,而女人身旁,还有个不足孙翔一条腿高的小女孩,一只小手拽着母亲的衣角,另一只小手捧着一杯果汁,小腮帮一鼓一鼓的,喝得正香。

孙翔嘎嘣一声石化了一样,僵在了原地。

可能是因为孙翔的表情过于狰狞,本来喝得有滋有味的小女孩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小手一哆嗦饮料也没拿住,两只手去死死抱住母亲的小腿,瞬间哭得一塌糊涂,摔下来的纸杯啪的扣在了地上,里面的果汁溅了满地,像炸开了一朵花。

褐色的液体溅到了孙祥的裤脚上,他拧着眉毛向后匆匆退了几步。孙翔今年不过二十的年纪,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从事工作再特殊也阻止不了年轻人这个时期特有的朝气和爱好——他的衣服多数是浅色系,被溅上污渍后,格外显眼。

年轻的母亲似乎看出了他的尴尬,递上一个颇为歉意的眼神,努力拍了拍还在哭泣的女儿,小声安慰了几句,便带着女儿想往电梯里走。

出人意料的是,小女孩可能刚刚被凶神恶煞的孙翔吓得狠了,一看母亲要往前走,瞬间哭嚎的更大声了,抱着妈妈的腿不撒手,两条小腿在地面上向后一蹬一蹬的,大有下一秒就要坐地上的预感。

孙翔本来就心情不畅,被小女孩哭得更是一阵心烦气躁,但是鉴于是他不对在先,也只好伸手摁住电梯的开门箭,压着心头腾腾的火气,等女孩和她妈妈上来。

而另一边,小姑娘的哭声则是有增无减,妈妈手里拿的东西又多腾不出手去抱孩子,几番安慰未果,只得抬起头,给孙翔递了个歉意的眼神,示意他先走。

孙翔如蒙大赦,飞速的摁了关门,整个人都流露出一副快缺氧的表情。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女孩的哭声似乎也愈渐小了起来,年轻的妈妈终于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到了地上,抱起了哭闹不停的孩子在怀里轻轻的拍,小姑娘刚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此时终于缓过来了一点,在妈妈的安抚下,还冒着鼻涕泡,趴在妈妈肩头抽着气断断续续梗咽道:“妈妈……嗝……刚刚电梯……嗝……里,那个穿黑衣服的哥哥……嗝……好可怕……”


TBC


评论(10)
热度(63)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