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花期未误(上)

原著背景,时间线在第十赛季结束之后,但在世界荣耀大赛的邀请到达之前

 

双向暗恋设定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大家和我一起念

私设多如狗、私设多如狗,私设多如狗!

 

作为一个本来只为了练习怎样写啪啪而诞生的段子,我居然码了这么多……也是醉了_(:з)∠)_

 

 

 

“荣耀!”

耀眼的金色大字缓缓浮现在体育馆的LED显示屏上,观众席上掌声雷动,伴随着几乎同步公示出的获胜方APM值——

764,惊为天人。

场内的气氛一瞬间飘到了顶点,欢呼声直撼九霄。

但这一切跟孙翔都没有关系。

他所处的选手操作间,隔音性是极好的,此时更是压抑的连呼吸声都已近乎归为虚无。

他的屏幕上,硕大的荣耀二字是惨败的灰色,阴惨惨的压下来,透着死气。

孙翔伸手抓向自己胸口处的衣服,布料从指缝里被生生挤出来,熨帖的队服此时在心脏的位置上狠狠的皱成一团,像是几株荆棘的枝条于此交汇,打成了一个死结,刺得人鲜血淋漓。

6.5秒,对于一个职业选手来讲,能干的事多得几乎说不完。

而事实却是刹那间无浪的名字就在他眼前灰了下来,一个扭头,3.5秒,他接到了一枪穿云的尸体。

再然后,3秒,一叶之秋也变成了一具尸体

孙翔不知道他在小隔间内坐了多久,那刻骨铭心的6.5秒之后他的大脑便迎来了长久的空白,什么都不愿去想,什么都想不起来。

直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

孙翔茫然的抬头,看见的是一张依旧没什么表情却仍是极好看的脸。

周泽楷。

小隔间的门已经被打开,遥遥望去,门口处有不少人影晃动。

因为姿势的关系,周泽楷微微垂着头,面无表情,眼神却黑得发亮。周泽楷站的角度有一点点逆光,所以落在孙翔眼里,样子不甚清晰。于是两人就这么一站一坐,周泽楷的手还一直搭在孙翔的肩膀上,对视良久,久到孙翔几次以为自己的队长要对他说些什么,但直到最后寡言的枪王仍是只有沉默。

似是也察觉出这样胶着不太妥当,周泽楷搭在孙翔肩上的手随即离开但方向继续向下,滑过裸露的小臂然后圈住了孙翔的手腕,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孙翔整个人似乎还有些当机,除了在周泽楷握上他的手腕时条件发射的抖了一下之外,整个人都安静的不像话。

轮回的队长在内心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手上不由又用上了点力气,牵着孙翔向外走去,临了不忘用另一只手捎带走了一直可怜兮兮的挂在椅子上,被孙翔遗忘多时的外套。

“出来了出来了!”看着自家队长牵着自家王牌攻坚手走出来,刚刚还在扒着门框强压躁动的队友们一个个瞬间打了鸡血一样,嗖嗖的围上来,瞬间闹了个人仰马翻。

“妈呀小翔你可把哥哥我吓死了。”杜明把一条胳膊直接搭在了孙翔的肩膀上——虽然这个动作难度有点高,看上去他们俩都挺累的,幸好这时候没人在意这种事。

“是啊是啊小明子他牺牲老大了。”吴启也围了上来,拍拍孙翔的肩膀,随即又一脸沉痛的对着杜明补了个刀“告诉你个坏消息,你女神已经在五分钟前跟着兴欣一起退场了——你的确是连最后一面的都没见着。”

“啊——”惨叫声瞬间响彻云霄。

惨叫之后,杜明颇为豪迈的揉了把脸,迎着全队的目光大义凛然的表态“看什么看!我是那样重色轻友的人吗!”

“拉倒吧你!”吕泊远的吐槽瞬间跟进,手上也不客气,重重揉了下杜明的脑袋,杜明立刻放开孙翔转身面对吕泊远,不过并没有还击,俩人双手同时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交换了一个颇有分量的拥抱。

“你们啊……”方明华感叹着加入了众人,手拍向正在互相鼓励的两个队友“来来来,让方哥治愈一下你们。”

“大家注意不要闹了,适可而止。”江波涛依旧又成为了在场唯一一个还记得正事的人,挨个拍着队友“收拾收拾,我们还要去领奖。”

手腕上的力度又紧了紧,让孙翔猛然间意识到自己还被人握着的事实,他扭头看向周泽楷,正好对上了那双好看的眼,对方似乎已看了他良久,见他回头,终是缓缓吐出三个字“没关系”

虽然并不光彩,但这的确不是孙翔第一次以一个失败者的姿态站在荣耀的比赛场上。

只是这一次,有人愿意在比赛间外面等自己出来,他们与自己同为这场比赛的失利者,不过这一次面对的不再是排山倒海般的指责,反而有个人握着他的手说,没关系。

站在队友的包围中,手腕上还留有隐约的触感,孙翔抬头,室外的光线并不刺眼,却让他第一次觉得眼角酸的厉害。

 

 

 

“周泽楷你放开我!”

“我没醉!”

轮回的宿舍楼走廊内,周泽楷看着眼前走路一窜一窜,节奏酷似在释放乱射的孙翔,感觉到了点莫名的糟心。

胜败乃兵家常事,输掉的比赛最大价值就是次日用来复盘,由此牵引出的技术、战略、心态都可以到时候再慢慢剖析,所以在这之前,若为此搭上了太多精力则是得不偿失。

现在的轮回是一只很年轻的队伍,几乎所有的主力都在整个职业生涯最风华正茂的年纪,他们捧过奖杯,锦袍加身,虽偶遇挫折,但没有人不相信这支队伍依旧能步履坚定的走下去,并且走的更稳更好。

冗长的比赛终于结束,短暂的夏休将至,大家都需要放松,高度紧张着压抑了一个赛季的情绪,终于在今晚彻彻底底的爆发了出来。

大家最后吃吃喝喝玩的都有点疯,兴头上来不知道谁偷偷叫了酒,虽然平日身为职业选手的素养让他们都刻意远离酒精,但今天却没人想拂了大家的兴致。

至于结局自然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这群平日滴酒不沾的愣头青,一个个全趴下了。醉成一坨互相眯着眼嘿嘿嘿的笑,嘴里还念叨着自己都听不懂的鸟语。

作为为数不多的清醒人士之一,周泽楷为了点力气才把孙翔从地上拖了起来——那时候的孙翔跟杜明和吕泊远三个人纵横交错的在地上扎在一起,手里还握着个空荡荡的酒瓶。

不远处,江·轮回专职善后·波涛江副队看着自家队长拖走了孙翔,立刻了然的对着二人所处的方向挥挥手“队长先送小孙回去吧,我和明华等会儿把他们也带回去。”

枪王递出一个感激的眼神,在联盟当前这个心脏和脸T大旗一路高扬的年代,如此靠谱且甘愿神助攻的队友当真是越来越少了。

 

当孙翔又一次摇摇晃晃要去用左脚绊右脚时,周泽楷终是忍无可忍的再一次从后面抓住了他。

孙翔回头,亚麻色的发梢随着他的动作在俩人间起起落落,脸色因醉酒透着些许薄红,若隐若现的小汗珠偶尔滑下一颗,在那张素来活力迸发的脸上留下浅浅的水痕。

“我没醉!”孙翔尽力咬着舌头将每个字都说的清楚而用力,想以此证明自己仍旧清醒。

“……”

“周泽楷我跟你说我没醉!”

“……”

“周泽楷我说了我没醉你不用盯着我——有那闲心你回去拖杜明拖吕泊远好不好!”

“……”

周泽楷依旧没说话,但是孙翔却能感觉出扶住他的那只手上的力道清了些许,没来由的,心里突然有点慌。

行动永远比大脑快出一步的孙翔,在这种大脑因醉酒而大幅度当机的当口,更是思维落后于动作不知道多少个百分点,察觉到周泽楷要松手,似是怕他真的离开,不等对方完全放开,孙翔已反手拉住了对方的手腕。

“嗯?”被突然拉住的周泽楷有些措手不及,继而目光触及孙翔皱成一团写满纠结的脸,心里某个地方竟开始有点隐晦的高兴,他反握住那只手,嘴角勾起,轻轻拍了拍道“我不走。”

“啧……”孙翔轻哼着回了头,用空着的那只手狠狠揉了几把脸,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走廊暖暖的鹅黄色灯光下,敏锐的枪王发现,孙翔连耳朵都泛起了一层浅浅的红。

 

 

孙翔因为是后期转会轮回,他的宿舍也就相对更靠里一些,待周泽楷扶着孙翔走着S步到达目的地,孙翔明显也已经被残存的酒精烧的不轻,不再是一副绷着刺随时可以炸毛的姿态,开始昏昏欲睡,似乎随时都可以倒下一睡不起。

所以当他终于回到宿舍见到自己久违的床褥时,孙翔开心的像见了冠军奖杯,愉悦的嚎了一声就扑过去,然后整个人圈成个虾米,将枕头抱在怀里,闭着眼嘴里不知断断续续嘟囔着什么。

恍惚中似乎听见周泽楷叫了自己几声,不过酒精上头的孙翔此时乏到了极点,似有似无的应了几声,就又迷糊了过去。朦胧间似乎感觉到有人将外套披到了自己身上,随后门轴转合的声音响起,轻浅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孙翔缩了缩脖子,将自己半张脸埋在外套里。

是周泽楷的。

孙翔喜欢周泽楷。

这是一个仅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喜欢”这种感情微妙而突然,常常伴随着未知的因果。纵使偶尔孙翔想回顾出个开始原由,却总是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眼里除了荣耀和胜利,也已刻上了周泽楷挥之不去的影子。

是从他俩开始组配合开始,还是从周泽楷开始同自己加练开始?亦或是更早?

这段晦涩的感情,如同他无人知晓的开始一般,终点也必将是一片虚无,胆大如孙翔也不过是只敢将这份无以言表的情愫死死按在心底,隐忍不发。

“这就够了。”孙翔在酒精的煎熬里,闭上眼又昏昏睡去,临了不忘又将自己缩的更紧凑了些,妄图一件外套便能包裹全身。

 

周泽楷端着一杯牛奶站在孙翔的门口,身形却有些踌躇。

孙翔之前一进了宿舍见了床就不省人事,死皮赖脸的滚成一团不肯再挪动半步,周泽楷犹豫了良久,最终还是没下去手剥了他直接塞进被子里,思虑再三决定去自己房里倒了杯牛奶,先给床上那个醉猫解解酒。

他下不去手。

他怕他忍不住。

周泽楷他,是喜欢孙翔的。

这世间有太多语言无法解释之事,而感情恰好就是其中一种。

情不知所起,却一蹴而就。

当周泽楷意识到时,他发现他的目光便已经离不开那个无时无刻不在如同一团火一样燃烧跳动着的生命。

进入轮回主动接受磨合的孙翔,积极与自己打配合的孙翔,赛场上被对手一句垃圾话可以激到耳根发红的孙翔,抛弃了之前的横冲直撞在擂台上潜伏着静待时机的孙翔……

他开始逐渐看到一个完整的孙翔,而且同时发现,不管怎样的孙翔,只要是孙翔,都散发着一样的光。

为了这束光,有些东西就应该在还没有暴露时便远离。例如那点在黑暗中苦苦挣扎着找不到出路也不可能有出路的感情。

 

思虑良久,周泽楷最终还是推开了那扇门——姑且不论孙翔此时那糟糕透顶的睡姿会不会着凉,骤然大量饮酒后,不吃点什么解酒,是会伤胃的。

刚踏上见周公之路的孙翔,觉得自己连周公的门还没见到,就被一双讨厌的手从梦里生生拖了回来。

“干嘛!”朦胧中看到的似乎是周泽楷的脸,手上白哗哗的好像还拿了什么东西。虽然是暗恋对象,但是这么一而再再而三打扰别人的好梦,就算他是周泽楷也根本不能忍!孙翔的怒气槽开始聚气,隐约有要MAX的倾向。

孙翔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差点直接撞翻了周泽楷递过来的杯子。

还好周泽楷作为职业选手,闪避技能早已点满,猛地一闪躲过挥来的手掌,不过由于惯性使然,杯中的牛奶颤了颤,溢出些许漫上杯壁。

看着溢出的牛奶周泽楷内心也有些抽搐,孙翔房间的构造他并不熟悉,举目环视一圈也并未找到任何类纸巾状物体,又不能放任牛奶流到手上。无奈之下只得亲自凑上前,沿着杯口轻轻舔舐了一圈,将溢出的牛奶卷入口中。

“醒醒。”处理完意外的周泽楷并没有放弃最初的目的,他执着的招呼着床上装死的孙翔,直到孙翔再也撑不下去顶着已经敲向四面八方的头发,怒气值MAX的坐了起来。

“喝完。”一杯牛奶递到眼前。

孙翔抬头,近在眼前的是一杯温热的牛奶,还有周泽楷那张号称联盟第一颜的脸。

不过此时,这张第一颜的嘴唇上,沾染着一圈淡淡的白边。

是刚刚牛奶的痕迹。

周泽楷发觉孙翔终于肯爬起来来了,但是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顺着目光瞥向自己嘴唇的方向,略一思索枪王就反应过来自己可能犯了什么错误,正当周泽楷想把牛奶放到孙翔手里然后自己去卫生间洗个脸时,孙翔却猛地自己贴了过来,

孙翔一手撑床稳住身子,跟周泽楷来了个脸贴脸。

热浪的气息从彼此的喘息中倾泻而出,烫红了两个人的脸。

而孙翔就在这个时候,舔上了周泽楷的嘴角。

不是吻,更接近于舔舐,从一边的嘴角开始,一点点,孙翔的唇舌勾勒过周泽楷闭合的薄唇,沿着线性的肌理,一点点滑过,偶尔孙翔的牙齿也会轻轻磕过来,包裹在柔软中的坚硬,让这份触碰变得更加有触感,从一边的嘴角到另一边,再回到起点,等孙翔离开时,周泽楷嘴角牛奶留下的白痕,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剩一层透明的水渍,泛着莹莹的光。

“操!我干了什么!”等舔完了,孙翔的大脑也连电了,刚刚半睡半醒,也没听清周泽楷叫他到底所为何事,只是朦朦胧胧里看到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不过带了个可笑的白圈!一时间脑子里疯狂的迸发出擦掉擦掉擦掉这样的念头,而等他再反应过来时,就发现自己居然身体力行了。

卧槽卧槽卧槽!

孙翔心里乱成一坨,大脑彻底当机了。

这可以像游戏一样读档重来吗?

真像游戏的话又该怎么办?该丢个稻草人替身逃跑还是趁机天击龙牙加落花?最好再顺便打个豪龙破军,然后骑在他身上说“既然我赢了就再讨个赏头”之类?

幸好不是游戏,至少周泽楷不会随身摸出两把枪来……

孙翔脑内一时间天马行空,精彩纷呈。

周泽楷显然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他恢复的比孙翔快得多,随即便将手中的牛奶杯放到不远的立柜上,单腿跪上床沿,一只手伸向还当机在原地的孙翔,微微用力抬起了他的下巴,然后整个人就这样直勾勾的,狠狠吻了下去。


TBC——————


能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我爱你们!

剩下的正式排骨们在下半章,椅子一次床一次,浴室里……算半次吧,第一次写,我觉得我也是挺拼的_(:з」∠)_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放出后半段,让我去研究一下子博和图片怎么弄

评论(14)
热度(121)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