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花期未误(中)

猛虎落地跪!

更新拖延到今天……我忏悔!

之前说好的次日就发上去的(下)因为种种意外被我拖延到今天,真是惭愧。

因为是第一次炖肉的练笔,之前生怕写的过于生疏而来回返工了数次,差点把排骨炖成回锅肉_(:з」∠)_然后当终于修的小有模样时,意外遭受了一场飞来横祸,玩了三年多的剑三号被盗了个干干净净,虽然损失折现的话也许并不是十分的惨绝人寰,但是毕竟是几年的心血,所以难免消沉了一阵子。

总之让大家等到现在真是十分抱歉!

——————————————————————

前文链接《花期未误》 (上)

http://piscesrose.lofter.com/post/449911_1a7b42c

把预警再强调一遍

原著背景,时间线在第十赛季结束之后,但在世界荣耀大赛的邀请到达之前

 

双向暗恋设定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大家和我一起念

私设多如狗、私设多如狗,私设多如狗!


_(:з」∠)_好了接下来是正文,有拉灯内容,不喜欢的小伙伴请注意避雷。


这个吻来势汹汹,激烈且漫长,既像是在朝圣路上奔波了许久的人终得偿所愿后的喜极而泣,又掺杂了些许如濒临绝路时孤注一掷的疯狂。孙翔被吻得措手不及,酒精与困意侵蚀的大脑此时堪比平底锅上煎熬的黄油,只能冒着泡泡滋滋作响,毫无招架之力。两个人的唇紧紧胶着在一起,一样的炽热滚烫,但周泽楷的唇舌明显更富有侵略性一点,枪王的舌头很快便从孙翔不知所措的两唇间找到了突破点,柔软的舌轻轻扫过,安抚似的刮过一颗颗还在微微颤抖的牙齿,逼得孙翔不由自主的呢喃出声,喉结滚动,溢出了淡淡的鼻音。

都说唇亡齿寒,老古语用到这里竟也在某种意义上颇为应景,双唇的防线被攻陷后,牙齿领地的失守也不过转瞬间,周泽楷的舌头很快就成功深入腹地,直达对方大本营。

两人的舌尖同时触碰到一片柔软,第一下短暂的接触如星星之火,瞬间便已达燎原之势。孙翔当机了良久的大脑终于重启完毕,如同刹那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不再被动的躲避与被开启,他当仁不让的将自己的舌头主动迎了上去,极尽纠缠。

来不及咽下的唾液从嘴角缓缓流下,浸湿了两个人的下巴。

这个吻来的毫无征兆,过程又充斥上了些许疯狂,当周泽楷终于松开钳住孙翔下巴的手,胶着多时的唇舌终缓缓分开时,孙翔突然从心底涌上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张皇。

周泽楷喘着气起身,刚刚那个近乎歇斯底里的吻对俩人都是不小的消耗,宿舍内没有开顶灯,只有不远处书桌上的台灯亮着,鹅黄色的光线并不充裕,两个人一个裹着外套坐在床上,眉梢眼角都蔓延上了浅浅的红,一个站在床头,多一半身子逆着光没在阴影里,线条极为好看的脸上隐约带了些许颜色,嘴唇因为充血而显得发红,但抿得却越发的紧了,看不出悲喜。

周泽楷与孙翔互相对视,刚刚的信息量有点大,他俩都需要消化一下,否则谁也不敢保证,下一秒,自己会不会就被这汹涌澎湃的现实给噎死了。

许久,周泽楷突然泄力一般向后倒退了几步,他有些脱力的将自己摔进了身后的扶手椅中,偏过头不再往孙翔的方向看去,伸手指了指床头立柜上的牛奶“喝完。”

周泽楷垂着头,额前的碎发扫下来,勾起一片阴影,孙翔眯了眯眼,发现自己看不清他的眼睛,读不懂他的表情。

显然,轮回的最佳搭档此时脑电波信号调频对接又失败了。

不过还好,那不重要。这个时候有行动力就够了。

孙翔当即将身上之前还裹得严严实实的外套丢到了地上,双手一撑就下了床,也没穿鞋,仗着身高腿长,三步两步就跨到了周泽楷面前,一条腿跪上扶手椅,居高临下“周泽楷你几个意思?”

周泽楷看着孙翔突然将他的一条长腿跪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额角不由瞬间跳了几跳,刚刚回来时孙翔醉的厉害,周泽楷犹豫再三只帮他除了鞋袜,现在顺着被修形效果极佳的牛仔裤紧紧包裹的小腿望下去,便能看到对方赤着的脚,映着暖黄色的灯光,泛起丁点蜜色。

周泽楷看着孙翔光着踩在地上的另一只脚,内心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眉头皱了皱,抬头起身想将身上已不甚清醒的人先送回床上。

不想对方却先一步将双手扣在了他的肩膀,步步紧逼欺身而上,孙翔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眼中跳动起簇簇火苗,危险而灼热“周泽楷,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说是情不自禁还是情难自禁?有那么一个瞬间周泽楷倒是希望今天醉的是自己而不是孙翔,他是赛场上无解的枪王,但他发现,在感情的赛场上,些许突如其来的意外都能让他手足无措。

一时的冲动如同凌空坠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斩断了两个人的退路。

理智在耳边警戒他适可而止,但是许久以来积蓄的渴望却在叫嚣着让他义无反顾。

周泽楷缓缓抬手,一边缓缓扣上了孙翔摁在自己肩头的一只手,另一边灵活的攀上了对方劲瘦的腰,一点点收力将身上人拉下“对不起。”

孙翔刹那间瞪圆了双眼,腰背像即将猎食的大型猫科动物一样危险的绷起——对不起?这个时候的对不起几个意思?为了什么而对不起?

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又同为男人,被亲一口又不会掉块肉,如果周泽楷单纯的以为自己只是对那个突然地吻心怀芥蒂而道歉,那么孙翔不敢保证一会儿能不能控制住自己会不会揍他一顿。

“我喜欢你。”腰背上的力道骤然收紧,从不善于口舌之争的枪王在此刻直白的几近露骨。

刚刚的蓄势待发瞬间化为一纸空谈,孙翔错愕间松了全身的力,被周泽楷一把扣进怀里。他抬头,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一样的炽热,灼灼的闪着光,有那么一个瞬间,孙翔觉得他似乎在周泽楷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怀抱着同样的感情却举步维艰,漫长的岁月里只敢一个人抱着自己的妄想,激烈而绝望。

刹那的福至心灵,孙翔的长期跳频的信号接收器突然就来电了。

他不服输的抬起头,双臂改道环向对方肩头,目光灼灼“那又怎样!”

周泽楷在听到这句话的错愕间与他对视,落进他眼里的孙翔,不仅了无之前的醉态,反而双眼晶亮,衬在此时柔和的灯光下,如若晨星。

 

若双方都无所畏惧,那俗世的流言,又能怎样。

 

亲昵的吻今晚似乎成为了沸腾的感情宣泄的最快捷渠道,周泽楷的唇舌再一次扫荡开来,孙翔也毫不退让,闭上眼,将环过对方肩头的双臂上用的力又加大了几分,指尖轻轻摩挲过周泽楷脖后颈上敏感的皮肤。

主动的迎合点燃了长期以来隐忍不发的情欲,周泽楷猛然起身,力气大到将身下的扶手椅向后撞开了好一段距离,他的上半身依旧保持着刚刚牢牢圈住孙翔的姿势,孙翔猝不及防,被带的向一旁踉跄了好几步,然后一阵天旋地转,后背磕上了硬物,触感并不美好,在这个时节的夜里,居然还有点凉。

头向下躺的时候显然被人遏制了去势,使得孙翔没有让自己的头像腰背一样啪嗒一声直接撞在坚硬的桌面上,醉酒的影响还在断断续续的纠缠着他,孙翔觉得自己眼前很长时间都是一片黑一片白,当他终于复归清明,映入视野的是周泽楷居高临下的脸。

而自己则被对方压在书桌上,大半个身体平躺在桌面上,桌沿隐约间磕到了膝窝。

这剧本好像跟自己设想的有哪里不对啊……


——————————


LOF上原来也会吞文啊ORZ,长知识了,之前发的图片格式似乎不行,稍等我小伙伴回来后,我向她借下她的不老歌用一下,果咩。

评论(2)
热度(47)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