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花期未误(下)【完结】

_(:з」∠)_这篇文章真是……命途多舛。

可能是老天不想我炖排骨?

之前在家里写的差不多时开学了,本来当时只等借用一下朋友的不老歌账户,结果出了点意外错过了,不想一拖就拖延到了今天。

因为第一次尝试炖排骨,很多地方的剧情、用词都是反复回锅了好几次。

不敢标榜是否OOC,只力争一点,希望大家阅读我的文字时,不觉得难受就好。【我的最高目标还真是……】


——————————————————————————————

【上】http://piscesrose.lofter.com/post/449911_1a7b42c

【中】http://piscesrose.lofter.com/post/449911_2500535

以下是惯例的片头提示

原著背景,时间线在第十赛季结束之后,但在世界荣耀大赛的邀请到达之前

 双向暗恋设定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大家和我一起念

私设多如狗、私设多如狗,私设多如狗!


另注:由于是最后一部分,再兼之博主本人的强迫症,导致这姗姗来迟的最后一章充斥了将近一万字的红烧排骨,还请不喜欢该类描写的小伙伴迅速规避。

————————————————————

周泽楷没给孙翔留下足够的时间去检讨自己的后知后觉,唇上传来了似曾相识的触感,温润且柔软,可能还有心理因素作祟,孙翔甚至觉得周泽楷的唇此时比之前还更加灼热上几分。唇舌抚慰过嘴角,继而渐渐深入,一点点叩开牙齿的防卫,小心翼翼却不容拒绝。两个人尽情交换着这个依旧稍显青涩的吻,比起之前一时情动下突然的亲昵,这个吻温存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两人唇舌极尽痴缠,将舌放进彼此口中,让舌与舌互相推放。也许是平日的竞技氛围过于浓厚,潜移默化间培养了大多数人绝不轻易低头的性格。刚开始还是正常暧昧的亲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默默较上了劲,肺部的氧气被透支的厉害,却没人想提前终止这个死死胶着的吻。

两人都像在经历一场搏命的战斗,用无声的执着宣告着自我内心的坚持——绝不、绝不放手。

一吻作罢,俩人皆是气喘吁吁。

周泽楷将孙翔圈在自己的两臂之间,慢慢深呼吸,调匀刚刚一吻过后紊乱的气息。孙翔半闭着眼躺在桌面上,偏过头去,额前的发顺着灯光打下一片阴影,隐隐约约的遮住了眼睛。因为姿势的缘故,他到底还是消耗较大的一方。孙翔的胸口起伏不定,一时还未找回节奏,手指无意识微卷,摩挲过光滑的桌面,暴露出内心隐晦的不安。

周泽楷凝视了身下人片刻,随即抬起一只手抚上孙翔的脸,一寸寸的向上攀去,直到触摸到对方额前凌乱的碎发——那是与他自己的头发截然不同的触感,被染过的头发几乎要融进鹅黄色的灯光里,但是真的抚摸上去,却又会觉得硬刺刺的有些扎手。

不过,倒是真的很适合他。

感觉到垂在眼皮上的头发被一只手轻轻扫去,孙翔眨眨眼,视野里捕捉到一张熟悉的脸。周泽楷撑在他的正上方,暖色的灯光使他极好看的脸部线条柔和了不少,朦胧间孙翔觉得,周泽楷应该是在笑的。只是唯独眼神,抹去了平时的随和,越发显得锐利且专注,更像是昔日赛场上瞄准对手扣下扳机时那个无解的枪王。

“周泽楷……”孙翔觉得周泽楷此时的眼神似乎都带了温度,如同一把火,在他身上点起了无数雀跃的小火苗,烧得他五内俱焚。

他有些脱力的举起手,探向身上人的肩膀,骤然用力,衬衣柔软的布料在孙翔手里被结结实实的攥成一个团“周泽楷……我……”

孙翔将手中的布团攥得越来越紧,以至于周泽楷的领口连带着被他拽得歪向一边。片刻的静默,周泽楷在等,但孙翔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许久,孙翔松开了拳头,用手背挡住双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体抖得厉害。

周泽楷无言的将自己的手扣上对方,掌心相对,十指交叉,一点点将孙翔遮挡自己的手指拉开。此时的枪王依旧寡淡于言语,然而行动上却无丝毫迟疑,蜻蜓点水般的啄吻细细碎碎的落下,从唇向下蔓延至脖颈,他将孙翔的不安统统收下——纵然自己内心同样忐忑,但是周泽楷懂得,这个时候,必须有人能向前迈出这一步。否则,漫漫前路,势必更加坎坷。

周泽楷将头抬起,俩人紧扣的手指愈发用力,轻轻吻上孙翔的眼睑,耳鬓厮磨“交给我。”

交给你?那你又拿什么交给我?

被酒精浸染多时一直浑浑噩噩的大脑里如天光乍破,闪现过一线的清醒,今晚生理和心理上双重的迷乱与迟疑在刹那间云消雾散,孙翔的眼里朦胧一扫而空,他猛然支起上半身,空着的那只手拽住了周泽楷的衣领,不服输的啃上了对方的嘴角,牙齿顺着形状优美的唇线连磨带咬。周泽楷的眼中掠过了一丝错愕,随即便释然,似乎这样才征兆着一切回到了正轨。

这才是孙翔,骄傲过,挫败过,迷茫过,却矢志不渝,一如既往。如同一团灼灼燃烧的火种,或明或暗,却从未熄灭。

这个由孙翔主动的吻持续时间并不比之前长久,却激烈异常,分开时俩人都有些微喘,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儿。孙翔舔舔嘴角,因为体位的关系他仰头看着身上的周泽楷,但眼中的光芒却不见折损半分。

周泽楷伸手抹去孙翔嘴角浅浅的红痕,突然觉得有些想笑,内心涌动出莫名的高兴。此时的孙翔与几分钟之前那个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说“那又怎样”的孙翔看起来几乎如出一辙,眉梢眼角都像是一锋开了刃的刀面,锐气逼人,骄傲又漂亮。

轮回的王牌攻坚手,气势汹汹的拉近自己和自家队长的距离,笑得坦荡“你也交给我。”

轮回的队长柔和的笑了笑,俯下身子,两人额头相抵“好。”

暖黄色的灯光下,轮回的最佳搭档无所顾忌的拥抱着彼此,仿佛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应有之姿。

……


以下部分详细见P站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337436


……

If Winter comes,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世界这么美好,最会有在意的人陪,有趣的事去做
花期未误。

THE EHD


PS

  1. If Winter comes,can Spring be far behind?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2. “世界这么美好,最会有在意的人陪,有趣的事去做。”该句非原创,引申于很久很久之前博主在剑三水帖吧时看见的一个818内容。该句是否为写下该818的楼主原创博主并不知情,若是有见多识广的小伙伴能告知原出处,不胜感激。

  3. 博主本人已经被自己魔性的画风深深折服了,当初列下的提纲只有四百字,然后写出来就成这样了! @查小瑞 呼唤一下小伙伴!你看我当初说什么着,依照我这种话唠的水平,一万字的排骨算什么!手起刀落一万七挡不住啊_(:з」∠)_【除了拖延症晚期和懒癌经常犯吧】


评论(11)
热度(69)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