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REPO】吾以龙之名,誓永世不灭——致《以龙之名》

一篇迟来的REPO,私心占个TAG,打扰到大家的话还望见谅。

在陆续收到通贩的日子里,连续几天含糖吞刀。被虐的挣扎无果后,爬回去第三次重温了以龙,泪流满面的感受到了治愈。

一向有点后【懒】知【癌】后【晚】居【期】,在以龙完结这么久之后,终于码出这篇迟来的REPO。

《以龙之名》是爬进柱斑圈后看的第一篇同人,个人雏鸟心理有点严重,往往对萌上每个CP时看的第一篇文喜欢的厉害,所以之后万一哪里写冒昧了,先说声抱歉,还望见谅。

 

》》

以龙族为背景写柱斑,最初在LOF上搜到这篇文章时便是眼前一亮,因为也追《龙族》原著,所以设定接受起来毫无压力。往下看了几章,惊叹于南宫大大对两者间关键梗间的联系塑造的近乎浑然天成,于是乖乖递上膝盖。

 

文笔赞剧情佳,萌点虐点两手抓。

 

一直觉得从始至终,以龙全文将柱斑和《龙族》背景结合的特别流畅。大到人物设定剧情主线——对立的背景、强大的实力、共同又存在分歧的理想。小到一些细微但是极其戳人的萌点——例如学院里从来助攻不留名【并不】的论坛讨论区和新闻部。

前世今生、“罗密欧与朱丽叶”、合作情、杀弟仇,包括最后的一刀捅。几乎所有让人恋恋不忘的原著梗与设定,以龙里都有一应俱全的衍生。当初开始看时,正是以龙完结时,四十多万字一口气看下来,真是岂止一个爽字了得。个人看架空同人时其实比较偏爱作者笔下影射原著的章节,而且每次基本都能看的哭哭笑笑悲喜交加——伤心的是那些梗的结局已定,很多时候都要看着剧情向着一个注定的悲剧狂奔而去,例如泉奈的死;高兴的是这些梗只要出现,无论悲喜,都会让人觉得分外亲切熟悉。况且,大部分文里,作者驾驭的好,自能枯木逢春。像原著里斑爷经典到不行的那句“自杀或者杀了你弟弟”以及“够了,你的真心我已经看到了”,在以龙里同样有察觉到泉奈之死细节后的斑爷对峙扉间的剧情,但是在以龙里,南宫大大巧妙的把这两句话拆开分散来用,从而使得剧情发展变得更加流畅,更使得在两位老祖宗破镜重圆后,斑爷说出那句“你的真心我看到了”之时,感情在瞬间宣泄而出,一字一句都戳到了胸口。

萌到肝颤,虐到想哭,字字珠玑。

 

》》

 

关于同人,常见OOC之争,偷偷吐个小槽,有时候潜水看相关争执,也是蛮哭笑不得的。毕竟同人作品里多少都有作者本人的个人理解,只要不出格,有时候带点个人色彩,个人感觉也是棒棒的。太过瞻前顾后,束手束脚,有时候反而别扭。

况且,私以为,在AB巨巨的狗血面前……大概所有人都要跪了吧_(:з」∠)_。当大家为火之意志感动,为终结谷所铭记的那段空前绝后的传说感慨时,AB巨巨告诉我们创设组是竹马竹马;当大家知道了两位老祖宗两小无猜,AB巨巨又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火影世界的罗密欧与罗密欧;当大家被终结谷一刀捅虐的死去活来哭天抢地,AB巨巨坦然告诉我们这俩同归黄泉,作为战友喝交杯酒去了……

作为战友……喝交杯酒……

同人活个ball!活个ball啊啊啊啊啊啊!

说句心里话,被每周的更新洗礼后,总觉得有时候争论同人是否OOC,都是自寻死路……看看我家的官方,就是这么吊_(:з」∠)_

 

话唠又犯了,把话题拉回来ORZ

以龙里面的人物性格的塑造,私以为相当成功,和架空的背景结合的相得益彰。不止是关于柱斑、鸣佐以及带土等主角的描写,关于各色配角的描绘,更因为恰到好处而更显得格外抢眼。可能有个人感情参与其中吧,导致对以龙里自来也的戏份记忆颇深。虽然自来也全程出没在回忆里,但是与鸣人间的互动,皑皑冰原上自来也捡到圆滚滚的天空与风之王,俩人间关于对“活下去”和有关人类世界与感情的探讨——感觉如同回味原著,自来也在鸣人最迷茫时拉了他一把,继而将关于鸣人的一切推上了正轨。

所以许多年后的尼伯龙根里,苍青色的巨龙蜷作一团收敛姿态,褪去鳞片回归人形。仍旧是金色的发,湛蓝的眼,笑意丝毫不变。

鸣人与佐助没有最后演变成龙王战里最惨烈决绝的那一幕,想来除了性格使然,自来也老师大概也是功不可没吧。

 

 

》》

 

关于文中那一对对闪瞎大家的爬行种们……

跪,简直想抽自己一顿,怎么感觉絮絮叨叨说了半天,直到现在才切入正题。

 

关于少年组和中年组

感觉以龙里少年组和中年组并没有太明显的攻受倾向,但是个人CP观少年组偏鸣佐,中年组偏无差,代入看时,多少加了点个人感情。

个人觉得中年组基本能评选以龙里最大的悲剧,点个蜡先。带土的戏份明线暗线里几乎贯穿了全篇,曾一度我觉得他就是最终BOSS,而他最终的结局,作为全文唯一的BE,当时看的心情也是蛮复杂的。后来看过南宫大大的后记,里面也有专门为带土单独的一笔小记。看过之后,又发觉了很多之前自己没有注意到点,例如斑爷特意用希伯来语的开嘲讽的梗。

后记里面关于带土的“只是很多道理不是当时就能懂得”与“其实他也没有那么孤独……最后的最后,还有人陪他抽一支烟”这两句话又戳到了心口,有点想起很久之前看《冥王神话LC》时,里面那个吊的不行,打过教皇打过手足,最后同归了时间神的双子座哥哥阿斯普洛斯在雅典娜面前灰飞烟灭时,他自觉对于圣域和女神自己是罪大恶极之人,但是雅典娜却告诉他“你非善也非恶,只是一个努力活着的人类”。

带土的形象和记忆里那个双子座哥哥在我脑海中经常会有些微妙的重合,非善非恶,做过五好少年也报过无比坑爹的社,想把一切都一刀两断,但是真到了最后,却发现他也未曾真正走进过孤独。

不过是一个人罢了。

至于少年组,大概我又是先入为主了,因为老年组的相爱相杀和狗血淋淋在先,少年组现在无论怎么折腾,都有种小孩子过家家的即视感_(:з」∠)_或者说得理性点,是因为少年组虽然依旧有宇智波神逻辑的存在,但是有鸣人压阵,所以就有种鸣人在手,HE无忧的迷の安心感。无论是原著还是以龙,鸣人追佐助都追得一如既往。每次看到文中的少年组,大概是因为鸣人的发色所致?总能想起电影风之谷里最后那一幕,娜乌西卡走在金色的原野上,暖洋洋的金色,满眼都是希望。

 

关于修因和柱斑

老祖宗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无论在哪个世界,祖宗的战【恋】争【爱】果然都能谈得惊天动地。

修因在原著里AB巨巨给了我们一个狗血的设定后,便是大片的留白。感谢以龙,给了我一个关于修因两人,近乎完整的故事。

透过以龙里的修因,让我时常产生看到了原著里的柱斑的错觉,本是同根生,却注定殊途。黑王与白王,阿修罗与因陀罗,几乎不用看到最后尼伯龙根里的对决,一曲《江城子》,所有的贪嗔痴怨都无所遁形。

其实看修因时,挺多时候我的内心都在咆哮着飞弹幕——阿修罗你和因陀罗该办的办了不该办的也办了,然后孩子都有了【误!】,一家六口蹲在全世界的顶点,做一个安静又幸福的爬行类不好么!为什么就因为一个回答搞得整个世界不得安生!

而且,重点是你明明还是爱他的。

这是……何等的雾草_(:з」∠)_

阿修罗是爱着因陀罗的吧,虽然他没有心。

倘若不爱,人世浮沉的百年后,千手柱间又怎么会在第一眼就爱上了宇智波斑。

以龙里修因的矛盾,让我亦想到了原著里的柱斑,以龙里的黑王捂着自己空洞的胸口坚决不给一个承诺,于是有了诸神黄昏;原著里的柱间坚守着自己的大义,然后有了终结之谷。这个联系可能不太恰当,但是总感觉俩者间有个模糊的共同点。至于双方的相方更是有了分歧就家暴【误】,不ZUO到死不回头的这种高同步率……膝盖已碎。

因修最后的结局,看到最后阿修罗把自己昔日亲手拔出的七宗罪一刀刀捅回去,也是虐的可以。但是最后的最后那句“永恒的爱也不要吗?”瞬间多少又找回了点治愈,他们之间的恩怨爱恨早已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化解开的结,再次合二为一,归于永恒。这一次,拥有了“因陀罗”这颗心的阿修罗,终于能许白王一个承诺。

终于最后要说到主CP柱斑,突然感觉好像又没啥可说的了_(:з」∠)_

做过对手也做了队友,打过龙王战过大蛇,开过房上过床,能从百米高的校长办公室玩蹦极,又能一本正经的对着对方说出“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连扉间见第一面时不是都舌头一哆嗦叫出“嫂子”了么。

面对这种人生赢家还有毛线可说的(╯‵□′)╯︵┻━┻

之前说以龙的里的修因让我隐约看到了原著柱斑的影子,那么以龙的柱斑,个人眼中倒是更贴切了原著里“修因轮回三件套”中设定柱斑作为承前启后的那一代。在进入尼伯龙根之前,柱间对弟弟扉间那句“我是以千手柱间的身份过去的,我要去找到你嫂子,救出我们的部下与学生;如果要归来,也必定是作为千手柱间归来。我是不会允许黑色的皇帝在人世间醒来的。”隐约间甚至能看到一面要同归的FLAG。

以龙里的柱间,不只会守着心中的大义,他对自己认定的人,到最后一刻也从未放手。

世间安得双全法,又要拯救世界又要有情人终成眷属看起来似乎有点贪心,不过还好,这是以龙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这对人生赢家就是这么幸福。

 

》》

始终都是十分感谢南宫大大的,能给我们带来这么棒的文章,简直不能再感激。

以及絮絮叨叨写了这么多,其实还有一句话憋了全程——“大大你还需要腿部挂件么!!!”【无可救药的痴汉脸】

顺说一句,当初看后记时记得有提过这篇文可能还会有番外?不知是否已归为有生之年系列,私心还是有点期待两个老祖宗日后继续闪瞎众人的日子,当然佐助孵蛋记想想也挺萌的,不过还是更好奇老祖宗最后到底准备去哪里篆刻个独一无二的结婚证【中年组就……感觉又是一个上坟十八年的节奏,还是不要再欺负卡卡西先生了】。

 

PS

突然想到件事,如果最后我鼓起勇气艾特了原作者的话,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喜欢的作者大大马甲太多我不知道艾特哪个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评论(4)
热度(58)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