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闲敲棋子落灯花(上)

莫被题目骗了,其实这只是一锅突发的肉。过年了,大家低调吃点排骨。

架空向,玄幻背景【?】

争取一发完结,个人习惯是为了行文相对更自然一些,虽然是小锅肉也是会铺垫点剧情。本文分上下两个部分,上篇跑剧情,下篇拉灯。

为了能达到“之后干了个爽”的效果【什么鬼】,文中设定周翔两人已是交往中,众人对二人的关系亦心知肚明。

以及,文中关于“蛮神”的相关设定来源于网游FF14,没玩过游戏也不要紧,对看文不会形成障碍,这里引用了下,算是我个人祭奠一下最近死去活来的开荒时光。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请继续(づ ̄3 ̄)づ╭❤~祝,吃肉愉快。

 

》》

脚下土地的龟裂范围以远超出孙翔预料的速度在失控,同时小腿上被蛮族咬伤的创口严重滞缓了他的行动。从孙翔意识到脚下的异动到整个人不可控的坠入矿坑深处,不过须臾。

前方便是被蛮族劫走的那批晶体的储藏之地——功亏一篑。

下落的瞬间,孙翔闪过大脑的唯一念头,竟是希望日后轮回的后续部队搜索至此时,千万不要发现如此狼狈不堪的自己。

因小范围战斗形成的隧道塌方并不严重,孙翔很快便触了底只是。坑底也并非一马平川,孙翔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似是断断续续撞上了许多不明物体后,终于昏了过去。

朦胧中,孙翔觉得自己恍惚间又走回了轮回公会的大厅,周泽楷、江波涛还有吴启、方明华几人都在。所有人都全副武装,皱着眉头在议论着什么。

他犹豫着走近,众人察觉到他的到来,陆续将目光转了过来。

杜明第一个凑了上来,一把揽住他的脖子,笑嘻嘻的朗声告诉他“之前被劫走的那批晶体,已经搜到了下落!”江波涛继而抬头笑笑“小孙不用担心,年前我们轮回一定能追回损失。”

孙翔瞬间就急了,他猛地上前几步,想喊“那批晶体是我押送时丢的我去追。”又想喊“副会长我已经查到蛮族的据点让我去。”但话到了口边,却发现自己只能徒劳的张着嘴,却吐不出丁点声音。

孙翔愈发焦急,可仍旧事与愿违。大厅里聚成一团的轮回众人不知何时已站起,纷纷从他身边走过,陆续融进屋外的白光里,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他焦虑且暴躁的拽住了最后一人的袖子,像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救命的浮木。

那人转过身,是周泽楷。

孙翔死死的盯着他的会长——也是自加入轮回以来与他最为默契的搭档,眼神倔强且不甘。他以为周泽楷一定能懂,毕竟他们是如此默契,战场上甚至不需要交流都能打出最漂亮的合击。

然而周泽楷只是轻轻笑了笑,被孙翔紧抓不放的衣袖从指缝间悄然溜走好似无物。周泽楷转身,如之前轮回众人一样,身影融化在阳光里,渐行渐远。

 

“周泽楷!”

孙翔猛地睁开眼,上半身触电般从床上弹起,奈何体力有限,这个动作刚完成了一半便头晕眼花地又重重跌回了被褥里。

“哟,精神头不错。”药箱旁的叶修,一边熟练的给绑在自己小臂上的绷带打了个结,一边津津有味的围观了孙翔的苏醒,听起来还颇意犹未尽。

“叶修?”孙翔本来还半眯的双眼瞬间瞪得浑圆——据说之前老牌公会嘉世还未解体时,叶修和孙翔还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同袍之谊,但显然那段经历不甚美好,因为即使现在,偶有需要轮回和叶修所在的兴欣合作讨伐蛮族时,孙翔一看到叶修,还是经常将牙咬得咯嘣作响。

“这是哪儿?”刚清醒过来的身体疲惫无力,孙翔却依旧气势不减,倚在床背抬头瞪着叶修,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小豹子。

叶修的反应颇为无辜,放下手中的绷带,仔细上下端详孙翔一番,向对面的人耸耸肩道:“难道摔下矿坑时撞到头了?”

“前辈说笑了。”江波涛不温不火的接下话茬,同时给端着砂锅的周泽楷开了门“小孙刚清醒,一时没回过神来也属正常。”

药汤方明华刚熬出来不久,徐徐冒着热气,周泽楷思虑片刻,又出门取了只碗来,来回倾倒了片刻后才递给孙翔。缓过劲儿来的孙翔挣扎着坐了起来,接过周泽楷递出的药碗。此时他已辨认出这里是轮回距离蛮族盘踞的废弃矿山最近的小镇上的分会驻地,药汤蒸腾出的涩味熏得孙翔不由挤皱了眉头,苦哈哈的抬起脸,看见的又是叶修嘲讽MAX的脸。想起刚刚梦中的周泽楷和醒来后第一眼看见叶修,两相对比下的幻灭感,让孙翔在眉间生生挤出了一个横断山脉。

“他怎么在这里?”孙翔撇着嘴扭头不去看叶修,端碗喝药,用眼神询问周泽楷。

“哥去矿山筹备点年货。”未等周泽楷回答,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已不请自来“结果年货没到手,反捡了只小狼崽儿。”

末了,叶修还不忘瞅着孙翔若有所思的补了一句:“还是白眼的。”

孙翔一口药呛在了喉咙。

 

“前辈还是一样爱开玩笑。”江波涛笑容不改“这次还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我先代替小孙向前辈道谢。”

“相应联盟号召,各公会间团结互助——应该的。”叶修脸不红气不喘,瞎掰从来不用打草稿。伸手拽过一旁的外套,从口袋中摸出一小纸条递给江波涛,笑眯眯的模样格外和蔼可亲“只是这一趟也耽搁了点哥的正事,家里那群小孩只会折腾我这老胳膊老腿。”

递罢,叶修还不忘煞有介事的对着江波涛感慨了一句:“兴欣刚起步,哥也养家不易啊。”

“老狐狸成精。”江波涛看着叶修递过来物资单内心的潮水如浪花拍岸“老胳膊老腿去蛮族据点办年货你逗我呢?逗我呢还是逗我呢?”

“冯主席的号召,当然该支持。”面对叶修这种人精,江波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飞速扫了几眼叶修开出的价码,发觉虽都是入冬后各公会急需的药品、炼金材料等,但是对于轮回这种根基雄厚的老牌公会倒也构不成太大负担,几番思虑后江波涛心下已有了计较,微笑着起身“前辈的伤要是已处理好了,不如我们出去聊,小孙刚醒,还是让他静养一阵的好。”

“乐意之至。”叶修显然已从江波涛眼中看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也不再调侃,披上外套率先出了门。

出门前,江波涛又回头看了眼床上还黑着一张脸的孙翔,拍了拍跟过来关门的周泽楷“小孙那边,辛苦队长了。”

 

叶修虽敲得一手好竹竿,不过万幸的是并没有狮子大开口。纸条上开出的价码很快便备齐了大半,只是到了槲寄生这一项,吴启望望分会的库存又瞅瞅纸条,犯了难。

“副会。”吴启折回前厅向江波涛报告“库里的槲寄生不够了。”

“是么?这里的库存居然如此匮乏。”江波涛微微有些惊讶,这处分会地势偏僻相距轮回总会甚远,江波涛心知这里资源自然不如总会,但仍未曾料到,竟会缺乏这种对抗蛮族时最基础也最必须的药材。

蛮族长居野外,生活作息几乎与野兽无异,此般状况致使蛮族的牙爪上都带有大量细菌。人类被蛮族所伤后,比起皮肉伤,更可怕的往往是细菌带来的感染。槲寄生天生具备极为优秀的消炎灭菌效果,即使只是粗糙的碾碎后使用,往往能做到效果拔群。所以,槲寄生几乎成为每个公会必备的基础药物之一。

“今年入冬后,蛮族的动静反而变得频繁。下山骚扰附近城镇,袭击路人,甚至……”吴启的脸色愈发严肃,小小犹豫了下,低声道“甚至,有计划的劫走了武装押运下的晶体。”

想起之前孙翔的遭遇,几人面色都有些不善,年前孙翔领了委托护送一批晶体去王都,不想途经这里时遭了埋伏。年轻气盛的孙翔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一行人损失惨重。轮回众人得知这件事后第一时间主力全员赶赴此地,调查数日后规划出蛮族盘踞的矿山区域,打算再做筹谋后一起行动端掉此处。只是未曾想孙翔又一次单枪匹马杀了过去,幸好遇到了不知为何也游荡在此处的叶修,否则,这件事还真不知要怎样收场。

“蛮族异动,受伤的队员不断增加,槲寄生的使用量也急剧升高,我刚刚和吕泊远查了下近日的账目,想来是新的一批药材还没运送到位。”吴启的声音越来越低“库存槲寄生的数目用来支付给前辈的还是够得,但是小孙现在受了伤……”

孙翔在偷偷潜入蛮族盘踞的矿山时坠下矿坑,所幸坑洞不深且坑底堆积了大量蛮族掠夺来的物资,起到了良好的缓冲作用。身上几处蛮族撕咬造成的伤口虽有些吓人,但都未伤及骨骼内脏。只是为了防止感染,现在依旧不能掉以轻心。

“叶前辈!”话说一半,吴启突然猛地抬头看向叶修“叶前辈需要的那批我和杜明或者泊远可以马上去临镇的分会提一批,麻烦前辈体谅,多等我们几天。”

“蛮族异动是因为它们‘请神’的时间到了。”叶修敛了笑意,将目光投向了窗外,凝视着晦明莫测的天空悠悠开口,手指缓缓抚过他从不离身的武器千机伞的伞骨,一改往日随性,难得的正经“每隔十年,蛮族内部都会试图进行一次‘请神’试图召唤它们的蛮神降临。为此它们需要掠夺大量的资源……”

一时间,客厅内鸦雀无声,意识到所有人都在屏息凝神等着下文,叶修却轻嗤一声,猛地将话题生生拧了方向“不过话说,真出乎哥的意料,外面都传你们轮回是‘一人公会’没想到还是挺有队友爱的——连孙翔也能这么快消化掉,着实不简单。”

“没有一个人。”另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颇意外的,答话的不是江波涛,而是提着砂锅走出来的周泽楷,这位长期以颜值和寡言闻名全公会联盟的会长在叶修身后站定,继而又补了一句“轮回,我们一起。”

“小周的意思是轮回从来没有‘一人战队’的说法。”江波涛解析自家会长言语的技能点素来是满级,江副会微笑着回应“前辈我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轮回里无论谁都不会成为一个人。”

“准备‘请神’中的蛮族极具攻击性,由于它们对于蛮神所谓的信仰,会让蛮族变得更加不可理喻。”叶修的时间轴似乎一直没和其余人在一条水平线上,他对刚刚轮回正副会长的回答置若罔闻,盯着走出来的周泽楷,若有所思的将话题又突然拐了回去“总之,处于准备‘请神’过程中的蛮族,一旦在族群盘踞的场合发现异族,都会将其视为会威胁到自己所崇拜蛮神的危险份子,会不计后果的攻击来加以铲除。”

叶修穿好外套站起身,走到已打包好一半的物资旁,示意还在向外搬东西的吕泊远住手,冲着屋内众人提了提嘴角“别这么看着我,好像哥真和蚂蝗一样。”

“总之,看好队员是会长不可推卸的责任——你看哥大过年的不依旧要为了会里那一群来出卖劳动力。”叶修半真半假的抱怨着将打包好的物资收进行囊,转身向门口走去,有几分自嘲的笑笑“毕竟,每个人都不能保证自己次次都有好运气。”

走到门口,叶修却又住了脚。将背在身后的千机伞取下缓缓握在手中,笑得七分落寞三分怀念,似是回忆起一个很久远的故事“的确没有什么可以轻易将人变成孤身一人——除了死。”


TBC————


PS由于明早要出门,不能熬夜太晚,有点爆字数未能及时炖完。明天回来后会及时补完下篇。

以及,2叽生日快乐么么哒!你看我在今天突发了个小短篇来喂你,多么心有灵犀【够】


评论(1)
热度(73)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