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闲敲棋子落灯花【下】

http://piscesrose.lofter.com/post/449911_5f1ab18

上篇在这里,走连接或直接翻我LOF皆可

本篇含肉,本篇含肉,本篇含肉。

重要的事在开头说三遍,不喜欢的小伙伴请注意避雷(づ ̄3 ̄)づ╭❤~

喜欢的小伙伴可以端起碗了【够

另,关于草药“槲寄生”的部分有很多是我随手写的……槲寄生其实挺萌的大家不要误会!


》》

周泽楷回到孙翔休憩的房间时,已将近子时。呼啸多日的暴雪在今天傍晚终于停歇,连绵的风雪反倒给今晚洗出了一个好夜色,月朗星稀。

屋内没有点灯,但凭借作为全联盟头号弓箭手的好视力,周泽楷还是第一时间在一片昏暗中找到了目标。孙翔还是他之前离开时的样子,强撑着半边身子倚在床头,带着些许挥之不去的倦意,两眼盯着天花板一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泽楷面色微沉,显然此时沉默寡言的孙翔与他记忆里那个无论何时都如一团烈火般跳动的小斗神相距甚远。

孙翔受伤,周泽楷的担心比起轮回其余人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奈何他毕竟身为轮回会长,有些事注定要排在个人问题前头。

“谁?”察觉到有人进门,刚刚还神游天外的孙翔猛地扭头,目光投向来人,脊背危险的弓起,刚刚的恍惚似乎都是另一个人。

就像个小豹子。

被孙翔盯住的瞬间,周泽楷的思绪反而开了小差。

——越受伤,越敏感。

周泽楷走近,先是将手里捧着的药碗搁在桌面放稳。随后点亮了桌角的灯,灼灼烛火,勾勒出两个人的脸。

“是我。”

突然的光亮让孙翔有些不适的眯起了眼,看清了眼前晃动的人影,孙翔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了些许,但是苦涩的草药味马上同时驾到,瞬间孙翔又垮了一张脸。

“还喝?”孙翔觉得自己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有些难以置信“我只是被咬了一口!”

那个“一”字孙翔吐得分外的重,周泽楷觉得自己似乎还听见了对方悲愤的磨牙声。不怪孙翔小题大做,槲寄生烧出的药着实是非一般的难喝,除了又苦又涩,还有种无论加什么辅料都除不掉的腥气。以前受伤时周泽楷也喝过不少,那种每次服用时都如同被击穿天灵盖的感觉,的确令人刻骨铭心。

不过此时,没想到一碗槲寄生能让孙翔的表情瞬间生动了不少,这让周泽楷几乎有点忍不住想逗逗他。

周泽楷对孙翔的抗议置若罔闻,满满一大碗深褐色药汁端到了床头,看着孙翔一副想把药碗瞪穿的架势,还很认真的补了一句“不烫。”

“周泽楷你别逗我——你明明知道这不是重点!”看着逼近的药碗孙翔如临大敌,刺溜一声裹了被子往里滚了三圈,决定抗争到底。

“……”

据说生病和受伤有时能最大限度的暴露一个人的缺点,看着孙翔耍无赖虽然有些好笑,但是周泽楷也丝毫不敢大意。之前叶修告之众人关于“蛮族”与“蛮神”的消息,虽不过寥寥几句,带来的效果却是爆炸性的。叶修走后,轮回众人针对“请神中的蛮族”所可能具有的特殊性将整个围剿计划几乎全部推翻重来了一遍。包括这碗药都是研究后方明华特意多熬出来的,怕的就是蛮族出现变异,想以此防患于未然。

“喝药。”

“……”

孙翔不动,将被口紧紧扎了起来,打算装死到底。

一双带着薄茧的手轻车熟路摸进了孙翔的被窝,三两下便扣住了他的肩膀,未容他反应过来,便已被对方生生从被窝里拖出了大半个身子。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等孙翔回过劲儿来开始暴躁时,发现自己已然如同一只被最大限度撬开了壳儿的蚌。

“周泽楷你别欺人……”

一个带着涩味的吻将孙翔剩下的话全员堵回了肚子,刚从外面进来的周泽楷嘴唇还是凉飕飕的,但是温热的药汤却烫得人唇齿都有些发麻。方法虽有些调情,但敬业的轮回会长却从未忘了正事,一大口药汤缓慢且不容抗拒的一点点渡了过去。大概是周泽楷另辟蹊径的做法太具震撼性,直到药汤渡完,孙翔还有些当机,在两人唇舌分离后,条件反射的舔了圈儿嘴角。

大概是周泽楷的脸和吻都有奇效,一口汤药下肚,苦涩腥都离奇的淡了不少,只剩下暖。

但就算心中再爽,看到周泽楷一脸若有所思的去低头喝第二口时孙翔还是绷不住了,劈手夺过药碗,来了个一口干。

然后差点吐在周泽楷脸上。

“会长这些都是谁教你的?”孙翔有气无力的爬在床上,那种被击穿天灵感的感觉还久久盘踞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看着周泽楷一手拿着那只差点作古的瓷碗,一手给他拍背顺气,孙翔的怨念依旧突破天际“杜明?等明天我一定要打死他。”

杜明做了什么使他在你心中落得这形象……轮回的会长隐约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啊。

缓了半晌,药劲儿终于过了,孙翔也被这槲寄生给折腾精神了。虽不知道之前他在想什么,但是明显周泽楷来之后孙翔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周泽楷起身去收拾药碗,孙翔的目光开始四处乱窜。

看着看着,忽然发觉少了什么。

“周泽楷,我的却邪呢?”

孙翔心头一凛,身为战士,随身的武器却不知所踪。再联想起之前的遭遇,孙翔的脸上瞬间又阴霾重重。

“江波涛收走了。”与孙翔的躁动相对的是周泽楷的淡定,他眉目低垂,面上依旧无波无澜,似是早料到有此一问。

“开什么玩笑。”孙翔瞬间就躺不住了,掀开被子翻身就要跳起来“我明天要再上一次山——却邪还我。”

周泽楷收拾药碗的手一顿。

他料到了依孙翔的性子,再次提议出击是必然,只是未曾想到会这么急。

“情况有变。”周泽楷摇摇头,不容置疑的将人又按回了床上“再做安排。”

“……”听到情况有变时孙翔怔了怔,但是依然梗着脖子反驳,支撑上半身的手臂用上了力气跟周泽楷僵持了起来“我已经找到藏匿晶体的地点了——我只要再去一次!”

感觉到孙翔跟他较上了劲,周泽楷的眉头也是越拧越紧。如果说叶修说的关于蛮族请神的消息是一颗重磅炸弹,那么他临走时的那句话就是狠狠抽在周泽楷的七寸上,像一个老道的猎人最精准的一击,稳稳戳中了他的软肋。

叶修的遗憾显而易见。

而周泽楷绝不允许自己的生命里也出现这种遗憾。

 

有新报,蛮族掠夺晶体可能是因为“请神”……

“请神”中的蛮族不可按常理考量……

它们变得极具攻击性……

周泽楷觉得好像有一堆话拥堵在自己的脑海中,挤得几乎要爆炸。但是此刻,面对孙翔,他却无从开口。

一来是他天生寡言,不善于口舌之争;二来是因为,面对的人是孙翔。

如果是江波涛,大概无需他多言,这个最为善解人意的副会便已然推测出他的意思;如果是吴启、吕泊远等,大概容他慢慢说,到底总能讲清楚。

唯独孙翔。

他们的合作天衣无缝,纵观整个公会联盟的搭档排行也是凤毛麟角,甚至还有了更为密切的关系。但他们之间的沟通力与理解力却着实飘忽的可以,有时同心一契,有时又鸡同鸭讲。就如同孙翔这个人带给周泽楷的感觉,有时候觉得他们是一路人,破开一切的箭矢与战矛,一样的一往无前;有时又觉得他们其实是活在不同的世界完全争锋相对的两个人,就连一个对视都能爆出火花。

就像现在。

孙翔显然不肯退让半步,仰着身子跟周泽楷倔了起来。

周泽楷在内心无声的长叹一声,考虑到绝对不能跟对方一样耍起性子,手下的力气微微松了些许,试图向他解释“江波涛在研究……这件事,我们在处理。”

不想,这句话却彻底点燃了炸药桶。

“这是我接的任务!”

你们处理是什么意思?又与我无关?

孙翔眼中腾起了愤怒的小火苗,抬手反拽住周泽楷的领口,咄咄逼人“任务是我的,晶体也是我丢的——你们凭什么指手画脚?”

见孙翔如此蛮横,周泽楷心头也顿时生出一阵薄怒——你原来到现在都没认可轮回,都没觉得你是轮回的人么?

两人四目相对,扩散出浓浓的火药味。

察觉到周泽楷本放松的手又猛然加重了力气,孙翔也恼羞成怒的挣扎起来却被全数镇压——周泽楷虽是弓箭手,但是其体术在轮回也从未落人后,大病初愈的孙翔跟现在的周泽楷斗起来,妥妥落了下风。

“算你狠。”挣扎了几次未果,反而消耗掉了不少力气。孙翔恶狠狠的喘着气,嘴上却依旧不饶人“有本事你把我捆床板上!否则这矿山——我是一定要去!”

周泽楷有些头疼,暗自思索这几天是不是自己搬把椅子坐这里看着会比较稳妥。

未等周泽楷做出决定,孙翔这边却突然停止了挣扎,缓了口气,眼睛转了转,然后径自笑了起来。

眼神虽流露出些许叵测,但是笑意却是实打实的蔓延开来,嘴角向上挑得高高的,烛光尽职尽责的将孙翔的面部线条勾勒的眉目分明,那是孙翔最常见也是周泽楷最熟悉的笑,骄傲又漂亮。

周泽楷被晃得微微分了神,手上的力气松了些许,让孙翔凑过来一下啃在嘴唇上。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来得格外激烈,一呼一吸间像是要将所有的温存消磨殆尽。

你不信我,那我便偏要做给你看。

周泽楷被孙翔极不按套路的一招吻得猝不及防,一个恍惚视野已猛地颠倒,被孙翔摁住双手死死压在了身下。

孙翔来势汹汹,不管不顾。苦了周泽楷既心中疑窦顿生却又瞻前顾后——生怕压了他的伤腿。

而患得患失的结果就是等周泽楷反应过来,自己的一只手已经被孙翔用床头的绷带跟床柱系在一起,绑了个结实。

一吻作罢,两人皆是气喘吁吁。

周泽楷挣了挣,提供给各公会的医用绷带考虑到使用人群的特殊性,都是特制的,韧性格外出色。孙翔打结的手法也是练家子,没有外物帮忙,一时半会儿断然是解不开的。

“解开。”

周泽楷没有孙翔想象中的愤怒——或者说孙翔也想象不出周泽楷那张情绪寡淡的脸愤怒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他甚至有些不敢看周泽楷,趁这种机会偷袭,让孙翔想起来也觉得颇为难堪。

但是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

孙翔张张口,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翻身跳下床去寻找自己的衣服,他刚被捡回来时腿上有伤又昏迷不醒,大概是为了治疗着方便,之前孙翔窝在床上时,身上只套了薄薄一层单衣。

周泽楷身上也跟他此时差不多,毕竟已临近子夜,早到了该歇息的时候。武器皮甲都除了个尽,所以孙翔才放心大胆的用一捆绷带去拴自己会长。

不过估计孙翔一定没听过一句话。

自古枪兵幸运E。

自古弓兵多挂B。

所以当孙翔被一只胳膊拦腰抄起时,他衣服才堪堪穿了一半。

意外总是来得太突然,这导致孙翔被掼到床上时,他震惊的忘了反抗。

而当他想起来反抗时,自己两只手已经都被绷带绕在跟刚刚相同的位置绑了个结实。

周泽楷打结的速度可能比孙翔还迅速流畅一点,果然都是职业的。

“你怎么解开的?”孙翔瞪着周泽楷手腕上断成两截的绷带,活像见了鬼。

周泽楷不语,视线微微下垂。

孙翔循着对方的目光看去,然后深深地陷入到了一种自己坑了自己的巨大悲痛中。

地上距离床沿不远的地方,孙翔平日里绑在战靴侧面的小匕首悠悠反射着月光。

这边刚受了打击的孙翔有点萎靡,但另一人显然未打算放过他。等还在谋划着下一步计划的孙翔回过神来,发现周泽楷已经整个人覆了上来。

“你干什么?”奈他平日在情绪上再迟钝,战士的本能却让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

“其实可以”周泽楷似是仔细斟酌过后,缓缓道出了结论。

“什么?”孙翔一头雾水。

“你刚说的。”周泽楷眨眨眼,逆着光,孙翔看不清他的表情“绑床板上,也可以。”

 

面对逐渐逼近的周泽楷,孙翔难以置信的瞪圆了双眼。

哪个混蛋教会会长这么干的?站出来,保证打死。

一时间孙翔脑内转跑马灯一样将全轮回所有人名字滚了一遍,异彩纷呈。却唯独忘了刚刚拿着绷带身体力行的自己。

如果认真比较,其实孙翔在身高上还要比周泽楷略高出毫厘。但此时由于上下位置的原因,一股压迫陡然感扑面而来,孙翔瞪着眼仍旧不甘的挣扎着,身体绷得像一张被拉满了的弓,一触即发。

“周泽楷!”

周泽楷距离孙翔越来越近,他对孙翔的戒备置若罔闻,步步逼近,一寸寸侵占掉了孙翔全部的领土。

他低下头去,在身下那只紧张的小豹子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若蜻蜓点水。

“睡觉。”周泽楷从善如流的起身,还颇为细心的替孙翔掖好了被角。

“……”

孙翔现在不想打别人了,他只想收拾周泽楷。

“你到底想干什么?”孙翔挣了挣胳膊,双手还被捆在头顶,结实得很“给我解开。”

“不行。”周泽楷眼都不眨。

“解开!”

“不。”

“你解不解?”

“……”

周泽楷最后干脆的闭了嘴,只是默默坐到了床边,面色平静如水,眼神透着的决意却不容置喙。孙翔刚刚被反制的惊愕此时已退了大半,只觉得自己心头如烈火浇油,眼前噼里啪啦的爆着火星。

你们在计划!你们在处理!你们在围剿!

都是你们的!都是轮回的!

说好了是轮回的任务,然后把我捆在床上。

你们轮回把我孙翔当什么了?

“周泽楷!那是我的任务!”孙翔几乎是在咆哮,一阵气血冲上头顶,觉得整个人都快炸了“你算什么——凭什么对我的任务指手画脚!”

说到气头上,孙翔就像个被点了引线的炮竹,被缚在床头的双手严重制约了他的行动,但这并不影响他发泄。素来精于近战的孙翔腿上功夫了得,此时他想也不想,抬起一条腿便向外扫了出去。

完全是凭借本能,周泽楷条件反射抓住了孙翔横劈过来的小腿,入手却不是肌肤之感。屋内只点了一盏油灯,孙翔又是突然发难。周泽楷下意识的一挡好巧不巧的抓在孙翔小腿裹着绷带的伤口处。

手里握住的绷带被烛火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但落在周泽楷眼里,却只觉得扎眼。

孙翔被碰了伤口,骤然间也白了脸,倒抽一口冷气,脸上本来就不多的血色又下去了两分。

算什么?面对孙翔的质问,周泽楷直觉有点可笑,但是他现在却笑不出分毫。

我是你的会长。

我是你的搭档。

我是……

周泽楷不是第一次与孙翔沟通不畅,却是第一次觉得他们无话可说。

我以为你早把轮回当了家,到头来却还是“你的任务”。

周泽楷将手中那条还有些瑟缩的腿轻轻放回了原位,仔细检查了附近是否有足够的空间——保证孙翔即使一会儿再挣扎起来,也不会一时冲动伤了腿。他又一次微微俯下身子,带了些许凉意的手指抚过孙翔涨得通红的脸,将那些被蹭的乱翘的头发极为耐心的缕回了原位,眼睛被被额前微长的刘海挡在了后面,有些没来由的勾了嘴角。

“现在,我不知道。”

孙翔一头雾水,他从不擅长从周泽楷的只言片语中解析出合适的答案,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自己在想当然。

所以孙翔根本没意识到,周泽楷在很正式的回答自己刚刚的问题。

他只是觉得周泽楷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

但是心里却一阵阵的发堵。


接下来让我们转移根据地……

P站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985219

不老歌地址:http://bulaoge.net/user.blg?dmn=rainorshine&cid=277891

【不老歌地址是小伙伴借我的我以前没用过,如果哪里不对看不到的话就在底下留个言,我再去试着换换;以及P站和不老歌都打不开的小伙伴单独跟我说吧……有这种情况的话我再去弄长微博】

【不老歌里因为字数限制我是分了上、中、下三段发的,去不老歌看的小伙伴们请注意从中开始看……今早接到小基友消息问我到底什么时候松绑时的场景,格外一言难尽……】


等周泽楷将一片狼藉的床打扫到勉强能睡人时,天边已泛起浅浅的鱼肚白。

灯油早就烧尽了,只留焦黑的灯芯,幽幽冒着一缕青烟。

孙翔睡得极沉,周泽楷挤上床又把他抱怀里,都没惊醒他。

屋外的月亮早已升得老高,越过树梢柔柔的照进来,今夜月色格外透亮,月光透过窗栏映在孙翔脸上——周泽楷能清楚地看清怀中人的眉眼。

年轻,骄傲,又漂亮。

周泽楷突然想起一年前孙翔刚到轮回的那天,也是一个暴雪初停的傍晚。江波涛把所有人安排出去说要按规矩去欢迎一下新成员,然后不擅交际的他例行站到了人群最后。

那天的孙翔没骑马也没人送,自己一个人肩背极小的一袋行李,手里握着却邪——却像带着千军万马一般骄傲的昂着头一路走到距离轮回众人不远的地方。

随后他顿了顿,径直越过一群人走到自己面前站定,开口只有三个字。

“周泽楷?”

认识了孙翔后,周泽楷便同意,有些相遇,的确是命中注定。

他至今仍有些好奇,他之前二十几年的人生里确定从未与孙翔见过面,所以孙翔刚到轮回的第一天究竟是怎样认出了自己?

只是孙翔未曾提过此事,周泽楷也不好开口。

不过……

怀中的人似乎做起了梦来,刚刚还安安稳稳的睡得不省人事,现在突然在被窝里蠕动着安分不下来。

思绪被打断的周泽楷也不恼,抬手顺平了怀里这只纵使睡觉也不让人省心的小豹子的毛。临了不忘又在耳畔补了个吻。

反正,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END

 

后记

这真的是一个突发的脑洞,而且恰逢小伙伴生日,于是我便决定把这个脑洞撸了出来。

但是谁来告诉我为何最后字数冲着两万一路狂飙而去?【跪

其实这一次,最初目的是想试试讲一个关于归【dun】宿【rou】的故事。

本来题目初拟想叫叶落归秋,但是鉴于汉语的博大精深【……】这个题目最终还是果断被毙了。

再然后就有了现在这个题目,闲敲棋子落灯花。

小伙伴刚刚得知这个题目时,我觉得她是崩溃的。

因为刚开始脑洞时,感觉这个架空的方向还是略微偏向西幻——说实话我至今都没想清楚荣耀网游的那个世界,到底该算修仙还是算西幻……亦或就是……大杂烩?

所以说不要在乎细节了,吃【gan】的爽就够了【并不】

最后定了这个颇为文艺的题目,除了想试图扣个“等候”这个关键字外,还有一句话是我一直想说的。【从这里开始请务必不要较真,关于古诗解释我是在胡诌】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这里有一只闲得打滚的博主。

所以,少侠,约吗?




评论(3)
热度(82)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