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龙战于野

之前曾经提到过的龙骑士与龙的梗,玄幻【?】背景。

龙骑士周泽楷X龙孙翔

部分背景取材FF14,例如关于龙骑士的职业设定。不过不影响阅读。

在动车上为了521肝出来的故事,但愿大家能喜欢。


》》

龙战于野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

 

门板掉下来的时候,叶修正在后院晒烟叶。秋高气爽,偷得浮生半日闲。

看着石桌上被不请自来的黑影踩在鞋底的宝贝烟草,叶修觉得自己的神经有了一丝诡异的麻木。

“修理的费用我会在今晚之前给江波涛寄过去。”叶修夹着卷烟纸的手点点桌角,心里盘算这次能从轮回手里敲多少。

孙翔一反常态没跟他呛,从石桌上跳下来,原地转了两圈,张张嘴又说不出话来。脸色白的像纸,眼睛下的青色显而易见。

“怎么?”叶修对这个常年追着他单挑的同族小辈素来兴致缺缺,况且龙族本身就不是一个有什么狗屁同胞爱的种族“嘴残也传染?”

“你!”孙翔陡然眼角一挑,双眼瞪得溜圆。只是挂着大大的两个黑眼圈,徒添“笑”果。

“你你你你什么你。”叶修大刺刺的用烟杆兜头给他一下“两百多岁的龙了还藏不好耳朵,哥给你个建议,马上回龙蛋里重修还来得及。”

孙翔一怔,以为自己化形又出了纰漏,不自觉去摸耳朵,入手却是软的,甚至能感觉到人类皮肤上独有的细小汗毛。孙翔有些机械性的两边都捏了捏,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叶修耍了。

“啧,在轮回待了两年,怎么越待越傻了?”叶修眼疾手快,趁这机会把刚刚逃过一劫的烟叶都收到了眼前,终于肆无忌惮。

“叶修你闭嘴!”孙翔暴躁的原地跳了起来,一巴掌拍掉了石桌一角,像个终于被点燃的火药桶。叶修心里默默给寄给轮回的账单上又添了一笔,心想庭具这下终于有理由换套新的了。

将砸下的碎石捏在手里碾成了粉,孙翔站在原地闭着眼深呼吸,用超乎常理的速度迅速平静了下来。半晌,他睁开眼死死盯着叶修,像捕猎的鹰。

叶修被孙翔虎视眈眈盯得久了也有点发毛,仔细琢磨了下自己最近的确没招惹过这倒霉孩子。正斟酌着要开口,对方这时扭开了脸,梗着脖子不去看他,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似是让他相当难以启齿的问题“你……知道龙髓吗?”

“……你的?”

“废话,难道你还有?”孙翔一脸震惊。

“呵,有也不给。”

“卧槽叶修你……”

“免了,哥最讨厌近亲。”

“……”

孙翔这次真的气得露出了龙耳,黑漆漆的鳞片暴晒在阳光下,黯淡无光。

 

良久,叶修问他“你是认真的?”

孙翔抿着嘴,试图将耳朵幻化回人形,未果。

“前一阵子,轮回狩猎蛮神未遂的消息看来是真的?”

“……”

“轮回主力被蛮神重创的消息也是真的?”

“……”

“你想好了?”叶修敛了戏谑之色,干燥的烟叶在他手里打着卷,翻滚几下,断了“龙岛、家、龙族的骄傲——全不要了?”

折翼取髓,断的不止是一对翅膀和活活撕裂骨肉时的生不如死。

故乡、信仰……过去的一切被斩断在脑后,未来远超出人类寿命数倍的百年时光里,又注定在异族的社会里蹉跎。

孙翔像是被毒蛇狠狠在心头咬了一口,浑身过电一样猛地一抖。两人沉默了很久,久到叶修以为这个鲁莽的后辈已经知难而退时,孙翔抬起头,眼中的神采有一瞬间让叶修联想起很多年前的自己。

“我想救他。”

有传言,龙族断骨出流出的骨髓,能活死人、肉白骨。龙族一身是宝,龙髓被奉为其中之最,全大陆的炼金师都为了一滴这梦幻中的瑰宝趋之若鹜。

“我要救他。”

混迹于人类社会中的五年时光,对于龙族悠远漫长的生命来讲不过九牛一毛。而有些东西,从相遇的那一刻起便已注定了结局。

“你认真了。”事已至此,叶修反倒笑了。

“叶修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孙翔终于没了耐性“帮不帮,一句话!”

“你要是觉得能找到第二条龙——慢走不送。”叶修凉凉看他一眼,专心捣弄起晒好的烟叶“必须的疗伤药草自己找好再过来,否则死在半途,我会记得把你拆了卖个好价钱——你要是想特意留点给轮回的话,哥可以考虑给轮回打个八折。”

这个大陆上的屠龙者不计可数,但能在取得龙髓又保证孙翔活着的存在,只有一个。

年轻的龙族后辈喷着火飞出了小院,消失在天际。

 

“两百多岁……怎么就不肯长点心呢。”叶修收拾好烟草叶团起来塞进口袋,一个瞬步,人已到了小院的对角,蹲下身在相互纠缠的植物间挑挑拣拣。

“你又对我的药圃想干什么。”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拎着弓背将叶修铲药的手敲了回去,苏沐秋盯着躺在地上的门板和残次不全的石桌咂咂舌“果然我一分钟不在家里都不行……”

“拉倒吧。”叶修毫不留情的戳穿对方,挖出长势不错的几株,心疼的苏沐秋嘴角一抽“哪次有事不是我摆平的。”

“你那个同族小朋友……你不拦他?”显然苏沐秋已在院外听了全程。

“我管他们作甚?”

“也是。”苏沐秋端详着叶修捣药的背影若有所思“当初我也没拦住你。”

 

次日天不亮叶修便摸黑出了门,苏沐秋坐在自家屋顶上,看着远处被犁平的山头,觉得当初一时兴起两人决定出来过几年闲云野鹤的日子,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孙翔醒过来是两天后的下午,天晴无风,很适合赶路的日子。

装着龙髓的小玻璃瓶放在床头睁眼就能看见的位置,一抹暗红色凝固在瓶底,隐约间溢出淡淡的光。

孙翔握着小瓶跳起来,背上火烧火燎的疼,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一个不认识的青年见他醒了,牵过一匹马将缰绳递到他手里。

孙翔顿了一下,翻身上马。

龙族一向自视甚高,从不乐于借力于别的生物。

那是孙翔二百多年的龙生里第一次骑马,同时他深知,这不是最后一次。

——



PS

本来应该一发完结,奈何笔记本撑不住了ORZ,不得已从中间分了一下,上半部分孙翔主视角,下半部分是两年后的周队视角。

个人认知里,总觉得周队是一个很坚定、智商情商都很高但是性格上又比较内敛的人,无论对事还是对人。所以每次写到周队的部分,都想尽量斟酌开来,争取把握好分寸……SO下半部分让我再修缮一下,可能是写得比较急,总是感觉稍微差了火候。

以及,题目是我一时恶趣味隐喻下半部分里他俩在野外【……】,好孩子不要学我没事瞎掰扯成语⁄(⁄ ⁄•⁄ω⁄•⁄ ⁄)⁄


评论(30)
热度(130)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