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龙战于野(下)

被连续屏蔽了两次,放弃挣扎走链接吧ORZ,我给LOF跪下了。

首先送上本篇【上】的地址

龙骑士周泽楷X龙孙翔,大概是玄幻【?】的背景

部分背景设定取材FF14,例如关于龙骑士的职业背景。出身。不过没玩过游戏也不影响阅读。

之前说过的你们懂的【……】相关,在这章里出现了,请大家自行按照喜欢的方式跳连接。

以及,深夜码字的我已经有点崩溃,爆字数爆到将近一万我也是不能好了,后面没来得及捉虫,可能存在错别字、作者被驴啃了等多种不确定情况,总之请大家慎重,殴打BO主时打个半死就行了。


以上。


》》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深陷囫囵的猎物眼中突然凶光暴起,巨雕振翅腾空,生生别断了自己被铁链锁死的一条腿。拼死逃出陷阱的大鸟在两人头顶盘旋一圈后,哀鸣着飞进密林深处,黑色的血液在灌木上淋出稀稀拉拉的一条线。

孙翔收了战矛,赤手挥拳重重砸在身旁的紫杉上“该死。”

周泽楷看着树干上炸开的裂纹,眉头一跳,默默上前替搭档整理好绑缚战矛的皮带,不动声色地牵回了那只作乱的手,轻轻揉捏过泛青的指关节“跑不了。”

“我当然知道它跑不了。”孙翔撇撇嘴,坦然接受了对方的小动作,视线却一直黏在飞走的猎物身上不放,不甘之态溢于言表“刚刚你要是让我下去就……”

“太危险。”周泽楷回绝的速度跟之前一样迅速且坚决,不留半点余地。末了,察觉到孙翔还盯着地面上巨雕遗留的血迹跃跃欲试,顿了顿,把孙翔未来得及出口的想法也一起封杀了。

“太晚了。”

“……啧”

周泽楷说得合情合理,夜色愈浓,此时深入密林无疑是下下策。孙翔悻悻然收回目光,转念想到猎物早先已被打得半死又断了条腿,估计也是命不久矣,募得心情又陡然好了起来。

于是,他板着脸将自己的手从对方的安抚中抽了出来,一本正经道“周泽楷,刚刚这事儿我觉得责任在你——所以,今晚你做饭。”

言罢,孙翔在身旁龙骑士锃亮的胫甲上留了个脚印子,一溜烟跑了。

 

被晾在原地的周泽楷怔了怔,看着孙翔翘起的发梢消失在灌木掩映之下,微微勾起了嘴角。

本以为他会不开心的。

等周泽楷寻到被两人甩在身后许久的背包回来时,刚刚成方连片的灌木中间已被清理出了一片不小的空地,正中间横七竖八地堆着垛刚劈好的柴火。

孙翔侧躺在不远处一棵杉树下无所事事,拜龙族天生优于他族的五感所赐,从早早察觉到周泽楷返回的脚步声时他便开始心猿意马,待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停了,他已如芒刺在背。

内心天人交战了一会儿,孙翔终还是按捺不住撑起了上半身,隔了重草木向着周泽楷的方向探头探脑。

周泽楷一瞬间心有所感,放了手中的长柄勺,灼灼营火为他脸上镀了层暖色,点漆样的眼里,隐约间有光华闪烁。两人四目相对,他冲孙翔笑了笑。

这画面有些似曾相识,周泽楷想着。刚刚孙翔躲躲闪闪又跃跃欲试的样子让他有点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孙翔的时候,七年前他意外被卷进一场雪崩命悬一线,醒来后第一眼看到却是身形远超自己的黑色巨兽,一人一兽互相戒备僵持了许久后协力爬出了雪坑。再后来筋疲力竭的周泽楷靠陷阱终于捕捉到一只雪兔,食物的香味严重刺激着两个幸存者的胃,也正是那个时候,黑色巨兽在他眼前化形成了与他身高相仿的少年,黑色的头发毛毛躁躁,目光在他和他手上的食物间游走,少年试探着探过身子,裸露的后颈显现出健康的小麦色。

浓稠的粥香在四周弥漫开来时,孙翔才猛然发觉自己又盯着周泽楷看到晃了神,对方脸上还挂着浅浅笑意,显然察觉已久。气血翻腾涌上头顶,连带脸颊也泛起别样的颜色,孙翔欲盖弥彰的迅速拧过身子,卷起树下一片尘土飞扬。

周泽楷长了一张极为好看的脸,这是孙翔无论用龙族的审美还是人类的审美都一致赞同的观点。作为当初懵懵懂懂的孙翔见到的第一个人类,周泽楷无疑将孙翔对人类这个种族的审美标准拉高了不止一个水平线,而至于后来彻底接触人类社会后孙翔三观崩塌的场面是一部怎样的血泪史,则又是另一个故事,此次暂且不表。

没救了……孙翔有点自暴自弃的单手捂住眼睛,同一张脸看了这么多年,不仅没看厌反而越看越沉沦——他觉得他自己也是挺有套路的!

现在不过五月下旬,按日子算还远远未入暑,孙翔有些难捱地伸手扯了扯领口,觉得今年的夏天是不是有些提前了。

今晚的夜色极好,月朗星稀,孙翔开始盯着天空数星星试图分散注意力,结果数着数着就在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全过滤成了周泽楷,回忆中的人温柔地对他伸出手,与刚刚周泽楷在篝火映照下和他对视的笑脸重叠在一起。

周泽楷素来寡于言语,但是从不吝于表情,不只有孙翔,轮回公会的众人与他们的会长相处久了也发觉,自家会长虽不爱说话,却从不令人心生畏难。战斗起来锋芒毕露,平时相处温和谦逊,如一汪古井,静水流深,利万物而不争。

龙族悠久且漫长的寿命让孙翔对时间的流逝养成了一种天生的麻木,在龙岛上几百年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只剩几个断续的片段,近几年在人类社会的颠沛流离反而清晰地能在眼前放电影。他在人类社会过的这几年其实过得并不安稳,有时候孙翔也想过他与周泽楷到底是谁克谁,他俩相遇就赶上了一场雪崩,然后随即因为种族仇恨被养育周泽楷的教廷追杀至一起亡命天涯,终于逃到了异国又因为当地政变分隔两地多年,直到他转入轮回公会与周泽楷再相见,两个人的日子才总算好过了一点,结果……

孙翔躺在树下无意识翻了个身,不料被地表凸起的树根硌了脊背,肩胛骨处传来阵阵钝痛,让他瞬间垮了脸。

“其实还是有点好事的……”孙翔挪了挪身子,四肢摊平,潜意识告诫自己尽量去无视身后的异样。脑中回想起自己与周泽楷一起逃离雪山之国的那一天,周泽楷被判“勾结龙族”和“叛国”两项重罪而让教会处以死刑,年轻的龙骑士被教会的行刑人员押至崖头,面对最后的逼问,周泽楷依旧无言的笑笑,随即凌空一跃,主动跳下了无底的山涧。片刻后,黑色的巨龙张开双翼从崖底腾空而起,遁世多年的龙族,时隔百年又一次在人类面前展现出这个被神所眷顾地种族的应有之姿。

记起那一天,孙翔不由自主地又笑弯了眉眼。那次是周泽楷潜入地牢放走了被捕的他,逃跑路上,对方一反常态地话多,来回告诫他不要再涉足人类聚集之地。他有些恍惚的跑进杉树林深处,蹲在树梢上凝望着周泽楷走回教会城堡的身影,突然觉得这一次倘若听了对方的话,也许自己会后悔一辈子。

还有当时教会的那群刽子手目瞪口呆的表情,孙翔现在回忆起一样想乐,用他后来在人类社会学到的形容,那就是自己当初一定狂霸酷炫拽翻天,背着周泽楷振翅而起直上九霄,临走还不忘又回去送了底下乱成一锅粥的人一个大火球。

然后他就乐滋滋的带着周泽楷飞走了。

 

孙翔突然心口一疼。

体内的燥热更胜刚才,孙翔有些暴躁的彻底扯开裹在身上的斗篷丢到了一边,赤条条的裸露出精干的腰背。

折腾地动静大了些,连带着身后倚靠的杉树也跟着晃了晃,震动惊醒了树枝上栖息的鸟,受惊的小动物张皇失措地飞向远方。

凝视着远去的鸟雀在空中拍打的翅膀,孙翔的瞳孔微微有些涣散。

到底,还是有些遗憾的。

熟悉的气息覆了上来,孙翔卸了戒备,眨眨眼,将焦距定在来人身上,喉结颤了下,道:“开饭了?”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点点头,伸手捋顺了孙翔乱翘的头发,将在地上躺出了个“大”字的搭档拉起“吃饭。”

晃了晃手中样式朴素的陶碗,米粥升腾出的热气糊了孙翔的眼。

七年,孙翔觉得自己用七年时间从无肉不欢变成了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头杂食的龙类,大概也算个奇迹。他今晚饿得有些厉害,仗着种族优势囫囵喝了一大口,然后粥里的腊肉卡在了嗓子眼。

龙族的口味比人类重很多,刚开始跟着周泽楷入世到处跑的那几年,孙翔天天都觉得自己嘴里能淡出鸟儿。那时候的孙翔身上还带着浓郁的兽性,偶尔无理取闹起来就像个孩子——当然这些早被现在的孙翔视作绝不能提的黑历史,死死藏进回忆深处。好在周泽楷从来都很有口德,偶尔吵架但从不揭短。差不多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周泽楷从不离身的背包侧面多了一只鼓鼓囊囊的小袋,里面装满了从交易所换来的高地牦牛肉。高地牦牛栖息在罕有人迹的高原地带,数量稀少,其皮是制造防具的抢手货,但是牦牛肉却因为肉质味涩质硬嚼不烂而鲜有人问津。

所以,几年前冒险公会中的名门之一轮回重金求购高地牦牛肉的场景,足足在联盟间被热议了大半年。

真实原因无他,龙类——或者说,孙翔喜欢,仅此而已。

周泽楷及时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碗过来帮孙翔拍背顺气,从而避免了搭档卒于呛食这种难以启齿的悲剧发生。卡在嗓子眼的腊肉很快落回了食道,牦牛肉虽质硬,周泽楷烹煮的火候却十分到位,这么多年,他的手艺反而比当初在教会独自一人时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孙翔憋了个大红脸,咳嗽着深吸了几口气。周泽楷碗里食物的气味顺风飘了过来,粘稠的谷香,浓郁却纯粹。

在人情世故上,孙翔偶有迟钝,但是他从来不傻。

夜空里,飞鸟振翅而去的身影已遥不可及,篝火边,周泽楷近在咫尺的脸却愈发清晰。

其实,也只是有些遗憾罢了。

孙翔抬头看着周泽楷,半晌,两个人交换了一个谷香弥漫的吻。


接下来走连接吧……被LOF虐了三遍后,吐出一口血。

不老歌

P站


评论(6)
热度(109)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