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参商刹那

在隔壁填作为生贺的坑时,被自己设计的坑爹剧情折磨到崩盘,于是来摸鱼一发。

 

手速脑洞一起决堤的产物,逗比、鬼知道的世界观和大概是甜

 

被无端强抢的凤王周泽楷和真·需要看眼科的青龙孙翔,背景是随手胡诌的,切莫认真。

 

有周翔之外的CP打酱油三句话领工资,攻受自由心证,洁癖慎。

 

结局HE

 

以上。

 

 

 

》》

 

人生不相见,动若参与商。

 

 

 

“叶修你王八蛋!”年轻的龙族在水诀束缚下被迫匍匐于地,孙翔下巴抵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垂死挣扎,扭来扭去,看起来像一只精力过于旺盛的海参。

 

“呵,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东海的正主在龙椅上笑眯了眼睛,操控着水诀试图肆意将地上顽固的“海参”揉圆捏扁“认赌服输恩?”

 

“你之前没说……”

 

孙翔觉得血液一股一股冲上脑门,各种亟待打码的句子马上就要吐在叶修那老混账脸上,眼前银光一闪,还没回过神来,已被对方一尾巴抽出了水晶宫“走你!”

 

“操!”

 

 

 

 

孙翔仰躺在海面上随波逐流,丝毫未在意他此时酷似一条肚皮翻白的死鱼。脑海中滚过尚未成年的几百年前,青鸾鸟肖时钦拜访东海时给他念过的画本册子——

 

“事有反常必为妖。”

 

东海之主叶修放浪形骸、独特立行在三界出名了几千年,自打叶修上任伊始,东海兢兢业业废寝忘食工作了大半辈子的长老团,就有一半人主动跳出来递了辞呈。

 

上一次长老团选择跟龙王死磕到底还是近千年前——关系东海之主本人的终身大事,为了空缺太久的东海太子,长老们红着眼睛前赴后继。那几十年,水晶宫内外背面朝上的龟壳铺满了每一寸能下脚的土地,偶来拜访故友的苏沐秋见此景,大惊之下以为叶修又招惹了天庭命理司的王杰希,逼得星君下降头到家门口咒他。

 

大抵是看了几十年龟壳后,东海之主终于得了密集恐惧症,先低头妥协的一方是叶修,龙王承诺尽快解决继承人问题。

 

整个东海奔走相庆,仅维系三天。

 

三天后,归来的叶修没带回哪家龙女的钗簪红豆,众目睽睽下长袖中摸了半响,拽出一条眼睛尚未完全睁开的青色幼龙;五天后回宫,怀里抱着一只赤色龙崽儿;七天后进门,手里掂着一颗漆黑的龙蛋。

 

此后百年,整个东海再无宁日。

 

古昔,三界动荡,神魔相争。叶修挑一杆却邪,杀出了三界斗神的名号,时过境迁,东海的三名继任者各自出落成名,隐约里,始终有七分争强好胜篆刻进骨血。

 

挑战叶修这件事,不分孙翔、唐柔还是邱非,几百年里,一直都是跃跃欲试,乐此不疲。

 

所以得知叶修破天荒应战时,孙翔脑子一热,一颗心被战意灼烧到赤红,眼前瞬间只剩老神在在的东海之主,完全无视了后面一串儿不平等赌约。

 

仰躺在地面凝视穹顶垂下的夜明珠在海水里晕开浅色光斑,孙翔觉得自己似是在刚刚激烈的切磋间被分割成了两半,一半的自己沉浸于难得的酣畅淋漓,而另一半自己则已熊熊燃起新的战火,虎视眈眈。他未将赌约完全抛诸脑后,却想不明白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叶修如此曲线救国。

 

当叶修幽幽吐出“开枝散叶”这四个字时,孙翔的眼神像又遭了一轮天劫。

 

“要求是长老团提的,想理论,出门右拐——当然打坏东西要从你的金库里扣。”东海之主眼中连笑意都未去,甩锅速度一流,道歉毫无诚意“你一时难以接受我能理解——因为哥也不想看你带孩子。”

 

“但是邱非还小,至于唐柔……”叶修捂着嘴巴憋笑,尝试挤了挤鳄鱼的眼泪,未遂“把一个女孩推上逼婚的邪路保不准儿整个东海都会恨你,所以,认赌服输吧!”

 

无所谓。

 

孙翔抹了把脸上湿漉漉的海水,他依旧沉浸在震惊与愤怒的交织下,狠狠吐出嘴里的海草,现了原型腾空而起“反正也没人爱我。”

 

 

 

 

周泽楷降落在海边化了人形,身后大大小小十来个桐木箱子整整齐齐码成一垛,交叠在赤色衣袖下的双手指节微微供起,凝视着泛起泡沫的海水,稍有踌躇。

 

凰主苏沐橙今日从私人小苑收拾出了些许上代凤王苏沐秋的旧物,半路偶遇出门的周泽楷,转托他顺路捎带一程。当时未做细想,到了东海海边,周泽楷才堪堪想起,前代凤王与东海之主私交甚厚,以至于当时少有需后辈跑腿的必要,现在他到了海边,一时竟记不起任何一个能带路的虾兵蟹将的名字。

 

如今身份不同往昔,周泽楷正揣度着就这样登门算不算冒昧,光线陡然一暗,云端翻滚过巨兽,在他上方投下阴影。

 

周泽楷抬头,拳头大的一对龙眼与他四目相对。

 

青龙似是刚刚察觉到地面上的人也在看他,怔了半响,龙须猛然一抖,将空气抽得哔啵作响,绵延百米的龙躯扭动着试图埋入云海。

 

周泽楷无端觉得,这条青龙似乎是在……害羞。

 

无论对方想做什么,显然早已于事无补。这点时间够周泽楷将其上下打量三遍有余——这条青龙还很年轻,无论生理还是心理,浅青色龙鳞周围缭绕着淡淡的水汽,在阳光下晕出光圈,半隐在云层中的龙头上侧生出两只约一臂长的龙角,像攀附的珊瑚,莹白如玉。

 

哪里有些不对劲。

 

但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一条漂亮的小青龙。

 

“你是谁?”周泽楷还在努力回忆眼前这只青龙是东海谁家的后代,云端上率先探下一颗硕大的龙头,龙息糊了他一脸。

 

周泽楷极力忍住现出原形吐对方一脸火球的冲动【——不!这太幼稚了!】“周泽楷。”

 

出乎意料,那条小青龙未如周泽楷预料中一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对方的表情反而更近乎于一种做出艰难决定前的纠结蛋疼,他甚至可以打赌自己听见了对方巨大的、吞咽口水的声音“我叫孙翔。”

 

东海孙翔。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已成功对号入座,正欲交代来意,只见一只青色龙爪迎面抄了过来。

 

 

 

青龙入海时悄无声息,只勾起寥寥浪花。风一吹,即荡漾开来,再无只鳞片甲。

 

海面风平浪静,偶有微风拂过,卷起细沙落在原本纤尘不染的桐木箱上。

 

 

 

对常人而言遥不可及的东海龙宫,之于孙翔的速度不过是须臾。他绕过了大殿,龙尾一甩直奔自己的寝宫。

 

松开虚握了一路的爪子时,孙翔心跳胜擂鼓——他的避水诀修炼得远远未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在入水的一瞬间他已然开始后悔,如果爪子松开时看见的是一具尸体,他大概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所幸周泽楷看上去安然无恙,甚至比他想象中更淡定闲适得多。

 

孙翔在水中翻腾几下化作人形,周泽楷此时才注意到眼前的小青龙化人后竟还要比他高出毫厘。

 

两人相顾,一时无话。

 

 

 

孙翔之前在云端漫无目的地翻滚良久,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现在回头去和叶修决一死战更来得现实。

 

今天的风神不知何时也偷偷牵起了红线,等孙翔回过神来,海岸线近在眼前。

 

一袭赤色就是在这个时候坠入孙翔眼里。

 

孤身一人,红衣盛装,身后连绵的木箱码成垛。

 

孙翔喉头一紧,觉得此景甚是熟悉,小事情念得那些故事里管这个叫什么来着?祭祀?送神?

 

百年时光,幼年时他偶尔也会游到浅海,藏在鱼群珊瑚间打量着那些名为“人”的生灵将一批批祭品撒入大海,孙翔偶尔会跟唐柔、邱非一起捡走这些异族带来的礼物拿去玩闹,叶修从不在乎这些,他从来都是依着他的喜好庇护他想庇护的生灵。

 

偶尔也会有盛装打扮的漂亮姑娘从上面随着大批锦缎珠宝被人推下海面,只是最后都被叶修用海浪送回了岸。

 

刚过了天劫被劈得焦头烂额调养那几年,孙翔趴在床上扒拉着画本册子问肖时钦其中缘由,宽厚温和的青鸾鸟细细给孙翔解释何为和亲。

 

一切似乎瞬间都对上了号。

 

他连忙将自己躲藏在云朵中,偷偷打量起海滩上那个突兀的人影。对方似乎也早早发现了孙翔,不仅不怕,还仰头露出几分泛着羞怯的笑意。

 

年轻的青龙从云中探出头来,眼中只剩一道赤色,如一团静止的火。

 

 

 

“这里是我家。”孙翔终于在他从脚下扒拉出第三只贝壳后鼓起勇气,意识到如果他不先开口,周泽楷确实可以跟他沉默到地老天荒“进来坐坐?”

 

周泽楷凝视着他不说话,孙翔难得有耐心——他大概能想象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讲是多大的冲击,说实话他现在有点担心周泽楷现在看上去风平浪静是内心已崩过劲的结果。

 

他仔细打量着眼前这只局促不安的小青龙,开始觉得对方似乎别有深意——龙族的风俗周泽楷只略略了解些皮毛,他稍感意外,但对象若是孙翔,出乎意料地并不讨厌。

 

“好。”

 

周泽楷点点头,侧身跟在孙翔后面,向他指引的方向走了几步。

 

笼罩房宇的水决在异族接近时悄无声息地溅射开来,等孙翔想起这层防御,周泽楷的衣袖上已腾起一片蒸汽。

 

“幸好没事。”孙翔抹了把额头长吁一口气,庆幸自己救护及时,一本正经地拉过对方险些受伤的手臂“这里有些法术,我一时也关不掉,但你跟着我,我保你没事。”

 

“这……怪好看的,伤了多可惜。”后面声音小小还跟了句什么,吐字不清。

 

周泽楷怔了片刻,倏尔回握住孙翔伸过来的手,浅浅一笑风华绝代“无妨。”

 

 

 

当一切已尘埃落定的数百年后的某日,孙翔意外得知了当初的个中缘由,一度捶足顿胸,悔不当初——

 

欺负小青龙见识少,只知龙族的习惯是看上来谁为心上人,便要动手直接先抢来;殊不晓得,有些种族相对委婉得多,例如会用夸赞对方的羽毛以示求欢。

 


 


 


 

PS

 

其实我就是写正剧写崩了于是跑跑脑洞,后面还有一小锅肉以及结局补全,宿舍马上断电了,明天继续约。

 

以及好久没上了我去找下我的不老歌_(:з」∠)_

评论(7)
热度(101)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