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轻微CP洁癖,本命双担不拆不逆,部分墙头接受适量杂食。
话唠,晚期
最近有秒收flag的倾向

【周翔】海棠无香(起)

电影《时间规划局》AU——

在这个世界里,人类的遗传基因被设定停留在25岁,不管他们活了多久,生理特征都将保持在25岁。然而到了25岁,所有人最多只能再活1年,唯一继续活下去的方法就是通过各种途径(工作、借贷、交易、变卖,甚至抢劫)获取更多的时间。于是时间就成了这个世界的流通货币。

一旦手臂上的时间清零,就代表着一个人的死亡。

 

本质:披了软科皮的狗血重逢剧,天降原来是白月光。

           被暂时封了技能点的周队 X 野生的孙翔

》》

 

 “滴——滴——”

一个小红点出现在雷达的搜索范围内,传来断断续续的信号。

“是队长!收到队长的信号了!啊……”吕泊远睁着双通红的眼睛豁然起身,动作过猛膝盖结结实实磕在操作台上,惨叫一声瘫回靠椅。

 

“在哪儿?队长在哪儿?”

轮回战队指挥室内人头攒动,像上个世纪老港片里被开棺的僵尸闻到了肉味,呼啦一声全扑过来。吕泊远被埋在最下面,不知谁的手臂谁的腿全往他身上压,还有人的胳膊肘在他肚子上借力一顶一拧,吕泊远哀嚎一声,感觉自己的胃已经到了嘴里。

 

匆匆赶来地副队江波涛很如同分海摩西劈开人群,接过吕泊远的班,“没错,信号源基本可以确定就是小周的。”江波涛把键盘敲得噼啪响,调动起轮回所有相关设备锁死信号源“泊远你继续向对方发信,看小周要告诉我们什么;吴启去追踪队长的坐标,要快。”

少顷,屏幕上的红点又剧烈跳动起来。

“X:1124  Y:1202”

典型地周泽楷式回答,江波涛后退一步,长舒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队长一定没事!”杜明控制不住自己嘴里激动地飙出一段高音,握拳连砸了桌角好几下才缓过劲儿。

“呵呵,诅咒队长,小明子我给你录音了。”

“卧槽吴启,要点脸……”杜明被吴启的见缝插针惊呆了。

“大家安静。”一直跟着江波涛研究信号源位置的方明华抬头,两人交换了个眼神,面色严峻,“接收到信号只能证明小周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但从我们现在的位置赶到H市——”江波涛伸手拨了一下屏幕,战略地图投影到场中,代表最优路径的红线在地图上翻越了大半个大陆板块连接上周泽楷的坐标“至少需要三天。”

杜明又给了操作台一拳头。

 

“二十七年六个月十八天。”方明华调出了另一项记录,揉了揉额角。对上江波涛的眼睛,二人相视,都露出一个了然的苦笑,“小周几乎把自己的全部时间都转给了被保护人。”

吴启突然插了一句:“三天前,我和泊远在非战区找到陷入昏迷的被保护人,周围没有战斗痕迹,但是扩大搜索范围后,在相反的方向……”

他把手盖在脸上,说不下去。

 

 “立刻出发!”江波涛盯着屏幕正中的红点,手指重重扣在桌面上。

“是!”

轮回的母舰平稳地进入航道,江波涛站在操控台前没有离开,遥控着母舰继续捕获周泽楷时断时续地信号,试图与对方建立稳定联系。

许久,红点又跳了跳,江波涛的努力没打水漂,这次传来的消息要比之前要长很多。

“目标附近有棵海棠,很好看。”

江波涛愣了一下,盯着那个“很”字上下看了三遍,突然觉得有点思细恐极。

 

》》

周泽楷站在海棠树下,打了个喷嚏。

他像死尸一样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两夜,乍一起身,手脚都觉得不像自己的。

院子又小又简陋,主人也懒得打理,走出来看看也没有什么惊喜,跟之前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纸上的破洞看到的一角基本如出一辙—。

唯独门口有棵海棠,长势相当喜人,开得正盛,有如晓天明霞。

大概是对比产生了美,饶是周泽楷的心性,也不由得想凑过去多看两眼。

 

人刚到树下,就起了阵风。四月的天气还裹着点残存的寒气,冷风倒灌领口,喷嚏马上一个接一个,单薄的身影晃两晃,随时会倒下去。

一只手有点粗暴地从背后扶了他一把。

“你怎么出来了?”孙翔拎着满手东西一溜小跑跳进院子,没防备看见周泽楷在院子里咳嗽地要死要活,手伸一半又觉得不妥,尴尬地用小臂推了周泽楷一下。

周泽楷动了动嘴唇,试着想回话,开口又是一个喷嚏。

孙翔拧着眉毛瞪他:“你行不行啊你?”这里名义上的户主——孙翔显然不想再跟对方浪费时间,手臂上的倒计时孜孜不倦地消耗着他早已捉襟见肘的余额,在这个时间就是直接等于生命的世界里,他一秒钟也浪费不起。

拎着刚买回来的食物,孙翔果断绕过了树下还在剧烈咳嗽的人,擦肩而过时突然又没心没肺地怼了对方一下“我说,你不是花粉过敏吧?”

周泽楷裹着纱布的肩膀,瞬间渗了红。

孙翔:……

 

重新包扎完,两人闷在巴掌大的屋里,一人一身汗。

“我说你这人要是知道自己身体不行能不能有点自觉?”孙翔收拾着换下来的纱布,浑然没有作为凶手的自觉,撇着嘴巴“就这样还逞强?”

连花粉都过敏。孙翔心底腹诽,这人看上去显然已过了25岁,不知道这么多年是怎么被他混下来的。

不过,显然他的好运气到此为止了。

孙翔瞥了一眼那个又乖乖躺回床上的男人,对方腕上的倒计时颜色浅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出于心底那一点不能为外人道的小心思,孙翔一边嫌弃对方是个病秧子,一边又由衷希望这个人生命的最后几天,可以过得好一点——至少不是在伤痛中挣扎着死去。

胸前和肩膀的绷带又被换了一遍,周泽楷微微动了动身子,战区里的药品和武器一样是稀罕物,孙翔近日来在他身上应该支出了相当不菲的一笔。孙翔的包扎手法极为老练,止血消炎一气呵成。但是绷带打结出总是草草缠了个团,断口处处理的极为潦草,明显心不在焉。

躺得久了难免大脑会放飞自己,周泽楷又一次仔细端详起孙翔的眉眼,若有所思。

 

一张纸递到眼前,孙翔从自己的世界里回神,发觉那个“迎风倒”的病号又一次爬下了床。见他抬头,周泽楷费力笑了笑,将手中的纸片塞进对方手里。

“花,很好看。”

 

》》

谁都做过梦。

孙翔经常梦到越云,不是因为怀念家乡。

常年成为豪门军区倾泻炮火的战区越云作为家园,只是一场噩梦。当时的孙翔和所有孤儿一样,在硝烟和废墟间苟延残喘。

梦的最后有一双手突然抱住他,将在流弹中跌跌撞撞的小孩抓进了安全的壕沟。

那是第一个肯对颠簸流离中的孙翔伸出援手的人,只是还没等孙翔知晓对方的名字,年轻的军人就彻底长眠在了孙翔的回忆里。

 

后来,孙翔的名气在他还未完全成年时已然打了出来,先是成了越云地区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后来又在嘉世群龙无首时受邀入主嘉世区域,一时风头无二。不过好景不长,嘉世军区早已没了最初的豪门之气,内忧外患下很快就分崩离析。

嘉世的覆灭给了孙翔迎头一击,不止在实力上被人碾压,更让他的生活重新回到了困顿当中。时间即是生命、“适者生存”,流浪在嘉世战区废墟间的孙翔有时在梦中醒来又会想起当初那双拉了他一把的手,他拒绝承认回忆有滤镜加成,固执地认为当初那名年轻的军人如果能活到现在,一定能成为可以超越有当世第一人之称,叶修的一把好手。

可惜现实从来没有如果。

 

孙翔察觉到早已成为废墟的嘉世军区又起硝烟时,战斗已经进入尾声。他在残骸中穿行,绕过来不及避难的平民的尸体,揣度着敌人来意。

又一个黑影从孙翔身后的矮墙上坠落,带着浓厚的血腥味儿。孙翔顺势贴着墙根站直,避过这具血淋淋的尸体。不料这次掉下来的人命硬,还没死透,痉挛着趴在地上,挣扎间把孙翔挤在了墙角。

孙翔咬着嘴唇蹲下身,把人向外推了出去。

这一推,原本爬在地面的人翻了个身,露出被血染透的半张脸。

“靠!”四月的中旬,顶着正午最烈的太阳,孙翔终于忍无可忍的骂出了声。

他觉得自己见了鬼。

 

TBC——————



老坑重建_(:з」∠)_

原因:最近追完全职动画后突然补起了萝卜片,然后沉迷萝卜片,不知所措。

评论(5)
热度(56)

© 秦影 | Powered by LOFTER